Moo Moo 发表于 2017-7-19 13:09:22

《我放弃搞笑好了》完

故事说什么?
若说一百个笑话都无法让你微笑,那么,我想我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郑霖家是一位就读关丹宿舍中学的中六生,某日遇上一位插班女生——海旻茗。爱说笑话的他遇上海旻茗就没辙,不论说什么笑话只换来海旻茗的冷漠回应,郑霖家声称要用笑话将她制服,实现自己成为笑话大师的梦想,两人的故事就这样悄悄揭开序幕……

这是一个平淡如水的校园故事,但这就是我们熟悉不过的年少轻狂(笑)。


目录

前言
第一章:爱说笑的我 (1) (2) (3)
第二章:不多话的你 (1) (2) (3)
第三章:有梦想的他 (1) (2) (3)
第四章:触不到的她 (1) (2) (3)
第五章:读不完的书 (1) (2) (3)

第六章:萤火虫的夜 (1) (2)
第七章:淋雨中的泪 (1) (2)第八章:手指上的圈 (1)

后记












Moo Moo 发表于 2017-7-19 13:11:27

前言不对后语:我回来了

这又是一个放在我抽屉多年的故事,比较不一样的是,这是写得断断续续的一个故事。早在完成放弃写作后,我就想要写一个校园爱情故事,一开始不过是想记录自己觉得不错的笑话,看能不能用笑话贯穿整个故事。

没错,我是为了搞笑才写这故事的!

故事背景方面我选择了中六生背景,但我不曾读过中六,本身是大学先修班升学,所以对于中六风情不了解。然而,我觉得撰写大学先修班背景的故事,觉得大部分读者都难以融入,基于这样的思量,我还是选择了中六背景,中六生的一些事情我都向中六生的弟弟请教,尽可能在逻辑上说的通。

只是我必须声明的是,若读者眼尖发现中六生怎么大部分都是土著,而不是报章传闻的华人居多,我只能淡定表示,一些地方确实是土著学生比较多。因此我特把故事背景设定在彭亨某虚构中学,让这说法看起来比较靠谱。

一切功夫准备完善,我大概知道写什么了,就开始写一个完全虚构的校园故事。虽是虚构,但我还是一如往常地将身边朋友写进故事里,或许我一直都想用文字记录生活,情感描写上必须真挚,也让我回想起很多共事的日子。

本来打算写三万字而已,却发现这故事三万字结束不了,匆匆划下句点后就放在抽屉。事隔一年后,才心血来潮把这故事扩写,目前还在默默写着,但觉得写长一些,情节走得更为顺畅,更多心情可以记录下来。

这故事一半的笑话都是我听来的,一些是我原创的,基于尊重版权性质,我都会注释一些,原因无他,避开不必要的麻烦。或许因为为了写笑话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有时候笑话篇幅过满,但我觉得写得开心就好,也就继续写下去了。

对了,我写到一半发现这故事主角很像我某一部小说的主角,当下感觉是太心虚了,但考虑到自己很喜欢的小说作家笔下主角都是如出一辙也就释怀了。

这是很Moo Moo的小说,也是最口爱的一次,因为我放弃搞笑好了!

Moo Moo 发表于 2017-7-19 13:23:11

第一章:爱说笑的我(1)

本帖最后由 Moo Moo 于 2017-8-2 11:43 编辑

我看着饭桌前的她,不苟言笑,只觉她不是一般的女孩。
哪里不一样我又说不上,只能说她有些孤僻。
海旻茗是我朋友的中学朋友,也因为是插班生的关系,她并没有什么朋友,目前还未正式入班上课,这几天都在办理入学手续。在陈鹏鸿的穿针牵线下,她就加入我们的饭局。
我们就读的学校是彭亨关丹地区的宿舍中学,宿舍位子只开放给中六的学生。也因为宿舍学校的关系,所以大部分的学生都是马来同胞,为数三百的中六学生里就只有十余人是华人学生。这边的生活基本上是与书为邻,可说是一点诱惑也没有。
为何我会来到华裔不多的宿舍学校就读呢?因父母觉宿舍学校适合求学,尤其是中五大马教育文凭考试里考得不佳的我,父母一向都很担忧我的未来,老人家的观念是尽可能的考取一张文凭,这么一来未来的人生就会有保障。
我虽很想狡辩无需文凭,我也可以赚大钱养活家人。但看到父母每天天还未亮就去橡胶园割胶,回到家里后在菜园里埋头苦干,身为家中独子的自己每天只会茶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样的自己又有什么去谈判什么呢?事实上,我连学生的本分都做不好,在中五大考里低空飞过,自然没得到任何奖学金,家里又没多少钱,自然只能继续就读中六。
我并不是个种族歧视的人,我也有很多同胞好友,只不过说华语比较能够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是我们思念家乡的唯一方法。我曾担心在这儿就读久了,会不会有着文化冲突,慢慢忘记自身的母语。幸亏这儿还有伙伴,可以互相用华文沟通倒也乐得自在,乡愁情怀也算得以释怀。慢慢地人数不多的华人就成一派,成了相依为命的好伙伴。
每天晚餐我们都会聚在一块吃晚餐,一堆人聚在一块儿就成了合声团,可谓有声有色。当陈鹏鸿带着海旻茗来到饭桌时,我还以为这小子静悄悄地交了女朋友,心道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待他介绍她是新来的转学生后,我就心道陈鹏鸿的口味至少不算太差。要知道这女孩的眼镜太过老土,黑色框架几乎覆盖鼻子上梁,看到她的黑框就让我无心细看她的五官,更别说下什么评语。
新同学吃饭的时候都是埋头吃饭,问什么都草草解释而已,让人有种敷衍的感觉。充当饭局主持人的我,免不了要说上几句话来交流交流。
“你好,我叫郑霖家,叫我阿家好了。如何称呼你呢?”我说出一贯的开场白。
她望着我似笑非笑,微怔后道:“我姓海,名叫旻茗。”
海旻茗?这名字念起来有些微妙。乍听下酷似海绵绵的发音,倒让我想起自己最喜爱的卡通人物——《海绵宝宝》。不说你不知道,我的手机接驳铃声正是《海绵宝宝》主题曲,手机短信铃声正是《海绵宝宝》的笑声。如今看着真人版的海绵宝宝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是忍不住呵呵地笑了起来。
“阿家,你在傻笑什么呢?”陈鹏鸿奇问。
我惊觉失态,随即摇头示意。
然后就是大伙介绍自己的时段。
“你好,我是何荣毅,叫我荣毅好了。”何荣毅笑道。
“你好,我是谢家豪,叫我家豪。”谢家豪腼腆道。
“你好,我是林如湄。” 林如湄灿烂一笑道。
“你好,我是哈娜。”哈娜点头道。
“你好,我是特利娜。”特利娜微笑道。
“你好,我是米娜。”米娜礼貌道。
不要怀疑,以上三个娜都是华人,这些名字都是洋名。更凑巧的是她们三人都是自小受英语教学,华文能力不佳,让我不禁猜疑名字有个“娜”的是否都不谙华文。
“你好,我姓赖,叫我阿赖好了。”阿赖笑道。
“阿赖,怎么不说出你的名字呢?”特利娜调侃道。
“这个就当作是我的小秘密好了。”阿赖故作害羞道。
大伙忍俊不禁,只剩下一脸木然的海旻茗。
“我就不用介绍了吧?我是陈鹏鸿,其实我和海旻茗是中学同学,我们都认识好多年了,只是这些日子没什么联络而已。如今和她共聚一堂可说是恍如隔世,所以未来这些日子里大伙要好好照顾她啊。”陈鹏鸿笑道。
吃饭时,海旻茗都没开口说话过,只是一味地对着食物开口,仿佛与食物聊天更为有趣。大伙谈学校趣闻谈得兴高采烈,笑得连桌子都在震动,可她就是不苟言笑,不然就是在和食物聊天。我歪着头想想,这女生兴许是比较怕生,毕竟是初来报道,总不能初次见面就打开话闸子,噼里啪啦地展示长舌的一面吧。
于是,我决定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说冷笑话。我自小爱收集笑话趣谈,更是崇拜吴宗宪信手拈来的连番笑弹,笑死人不赔命的功夫更是我毕生追求的境界。我也乐在饭局时试验说笑话的功夫,不论是网上流传的经典笑话,还是自己灵光一闪的笑话点子,我也乐于与众人分享,当然也少不了冷场的烂点子。这些日子下来,我也对自己的说笑话功力有所信心,一开口地必定是让人捧腹大笑的年度好笑话!
大伙吃饱饭后喝着热茶,气氛有些僵硬,看到大伙开始拿出手机来玩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时候说点什么了。虽说与海旻茗不过是初相识,但看在挚友陈鹏鸿的份上,总不能让她觉得无趣。我做人原则之一,是要让每一个人都感觉有趣,不愿从他眼神看见寂寞!
“海旻茗。”我向海旻茗喊话。
当海旻茗的眼神与我交接之时,我有信心这女子将会在一分钟之后爱上我……的幽默,因为这是我唯一骄傲的强项。
“海旻茗,你知道Transformer的父母是谁吗?”我发问。
https://thehouseoffun.com/images/D/Transformer%20Vinyl%20Prime.jpg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重,似久旱期盼下甘露的情景。
“不知道。” 海旻茗不假思索回答道。
我环视全场,大伙也耸肩摇头。
“答案是transparent。”我揭晓谜底。(作者按:网络笑话。transparent,透明,形容词。Parent为父母,故transformer父母则是trans-parent。)
大伙都啧啧称奇,海绵绵仍是一幅木然的表情。
“那transformer父母死了过后又叫什么呢?”我推了推眼镜道。
全场努力思考,却苦无解答。我看在眼里,只觉好笑,因答案揭晓的那一刻必定会让人破口大骂。
“其实……transformer父母死了后叫transparency(transparent死)……”(作者按:transparency,透明度,名词。)
全场哄堂大笑,我顿时有些莫名自豪感,一再证明自己的笑话是可行的。毕竟笑话无法让人发笑是极为尴尬的画面,若真有洞在旁我一定毫不犹豫跳下去掩饰尴尬。
看着大家笑得快要断气,我真觉自己已慢慢接近搞笑大师吴宗宪的境界,看来不出十年我会作为大马首个笑话天才出道,继而踏上舞台举办多场栋笃笑,呼风唤雨成为年度风云人物。
正当我沾沾自喜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某位姑娘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要说偷笑,就连嘴角上扬也说不上。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不明白我笑话说什么,于是我关心问道:“海旻茗,你在想什么呢?”
她看了我一眼,继续沉思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为何transformer 父母不是transfather或transmother。”
我微怔,随即不以为然道:“这只不过是个冷谜语而已,无须追究得这么深切。”
“哦。”
“那你不觉得好笑吗?”
“一点都不好笑。”海旻茗木纳道。
我顿时无言了,这是我第一次遇上笑点这么高的女孩。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阿家的笑话失灵。”阿赖干笑道。
“可不是吗?看他一幅落寞的神情。”米娜偷笑道。
“阿家,不要太失望,我和她同班了这么多年,也很少看到她笑,你也不要太失落。”陈鹏鸿安慰道。
“我倒想问一句,这笑话真的不好笑吗?”
“很好笑啊!”大伙不约而同地笑道。
“那我恢复信心了,好,下一次必定会让你笑得连眼镜都掉下来!”我向海旻茗宣战。
她望着我呆滞片刻,随即回以一声“哦”,让我顿时无言了。
我想,这妹子还是少惹为妙,不然连我仅有的一点尊严都会变得荡然无存。
回到宿舍时已是九点左右,看着月明星稀,感觉好像在家里看着窗外的夜景。不知不觉,我到这儿都有一段时间,不懂家中两老过得如何呢?
或许每个孩子都是变形金刚般的存在,内心的理想随着年龄增长而无限变形,想要闯向变化莫测的未来,只会让身边人担心不已。父母却如同透明空气般被孩子渐渐遗忘,却又那么无所不在,待父母不在身边,闭上眼睛都是父母温暖的笑靥。
一想到这份温暖,就足以让我好好振奋好一会儿。
(待续)

玖戌 发表于 2017-7-19 15:51:17

Moo Moo 发表于 2017-7-19 13:23
本帖最后由 Moo Moo 于 2017-7-19 13:25 编辑
第一章:爱说笑的我(1)我看着饭桌前的她,不苟言笑,只觉 ...

牛文重出江湖,不支持不像话。

故事初期发展让肠想起了《RX》里最初玩扑克魔术的画面。喜欢这种感觉。

肠认识的人里似乎没什么不苟言笑的女孩。虽说肠认识的女孩很少(或是懒得理肠)

不过!不过!在漫画和种种故事里,这类型的女孩往往都是高人气角色{:4_104:}

其实故事第一话,除了笑话外还不止一次地提起主角的家庭等情况。或许故事并不会只是单纯笑话那样简单?

无论如何,恭喜连载开启,加油!{:4_121:}

六月 发表于 2017-7-19 17:59:34

Moo Moo 发表于 2017-7-19 13:23
本帖最后由 Moo Moo 于 2017-7-19 13:25 编辑
第一章:爱说笑的我(1)我看着饭桌前的她,不苟言笑,只觉 ...

讓我繼續看下去……{:6_312:}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7-19 19:55:15

本帖最后由 黎子阙 于 2017-7-19 20:39 编辑

Moo Moo 发表于 2017-7-19 13:11
前言不对后语:我回来了

这又是一个放在我抽屉多年的故事,比较不一样的是,这是写得断断续续的一个故事 ...
看到这里,想起我自己写的第一篇小说,<<中六一年半>>。可我不敢拿出来。
Transformer来自transparent,厉害,第一次看这种笑话。

Moo Moo 发表于 2017-7-20 08:19:17

玖戌 发表于 2017-7-19 15:51
牛文重出江湖,不支持不像话。

故事初期发展让肠想起了《RX》里最初玩扑克魔术的画面。喜欢这种感觉。 ...

其实我写到一半,也觉得似乎与RX有些重复,我是指人物塑造方面,这也就是为何我写不出太多的爱情故事{:9_373:}

其实和家庭没什么关系,近年我写小说都尽可能减少太杂的内容,让主题更为立体,但最后写出来的和大纲和想象有差是很正常 的{:7_353:}

谢谢肠的支持{:6_316:}

Moo Moo 发表于 2017-7-20 08:19:38

六月 发表于 2017-7-19 17:59
讓我繼續看下去……


我会尽可能一个月更新一次{:6_287:}

话说这次的故事是很平淡{:6_297:}

Moo Moo 发表于 2017-7-20 08:20:47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7-19 19:55
看到这里,想起我自己写的第一篇小说,。可我不敢拿出来。
Transformer来自transparent,厉害,第一次看 ...

校园故事,怎么看都是青涩的,想看小黎青涩的青春 {:6_283:}

transparent是我听来的,但transparency是我自己想的{:6_287:}

黎子阙 发表于 2017-7-20 08:30:46

Moo Moo 发表于 2017-7-20 08:20
校园故事,怎么看都是青涩的,想看小黎青涩的青春

transparent是我听来的,但transparency ...

那个太多真实成分,而且没勇气返回出来修改,就这样先啦。反正迟些看青春笔记本也一样而已,同样是校园故事。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我放弃搞笑好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