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写 发表于 2018-6-15 18:29:33

本帖最后由 胡写 于 2018-8-11 21:39 编辑

写,是文字的起跑点,我笑。

抱歉,目录不定时更新。

1。《废铁》
2。《战》
3。《写作》
4。《来骗更新了》
5。《升级之路》
6。《创意》
7。《下雨的时候》
8。《废谈江湖》
9。《流水似》
10。《能想到的事》

胡写 发表于 2018-6-15 18:30:25

《废铁》

我依然记得你说中文老师给你们的散文题目可以很随性,就好比要求你写一张木椅。

当时的我想了想,脑海的画面停留在一个夕阳,木椅坐落于门前,空空地站着,而它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本该坐在那观众席的人离开了。四周静静的,只听见风扇持续地转着。

过了这么多年,之所以会回忆起这件事,是因为在我每一天上班的路上,废置了一辆面目全非的车。它日夜暴晒,慢慢变成了废铁;看久了,这成为一道景观,提醒我驾车要小心谨慎。

水凡 发表于 2018-6-16 21:52:47

胡写 发表于 2018-6-15 18:30
《废铁》

我依然记得你说中文老师给你们的散文题目可以很随性,就好比要求你写一张木椅。


感觉很有深度(笑)
废铁呀......

胡写 发表于 2018-6-17 00:11:59

本帖最后由 胡写 于 2018-6-20 22:13 编辑

《战》
残忍的考试消耗着我一点一滴的精力,慢慢地。看着血流成河的努力,我沉着。我想效法雷豹的伎俩,耐心地守着,到最后关头,给它最强一击。
战打得越久,目标却越模糊。
何时结束?不知道。十四年了,战还是继续拉扯下去。是我恋战?还是它的穷追不舍?
我真的累了。酸酸的眼睛支持不了多久。闭下的一刻,又迎来它痛快的两击。
我握紧拳头,乱打一番。
昨日的致命拳已经累到剩下只为求生的棉花拳。
抹了抹嘴角上的血,我暗笑道,你可以打伤我,但就是没有打倒我的资格。
这场战继续着,天空开始下起雨。
雨滴粒粒地打在伤口上,我,暗叫痛。
这场雨是我最好的掩饰。
我需要瞄准。

萱悦 发表于 2018-6-20 22:32:02

胡写 发表于 2018-6-15 18:30
《废铁》

我依然记得你说中文老师给你们的散文题目可以很随性,就好比要求你写一张木椅。


很有画面的短文。
有时我会觉得面目全非的车有点惨不忍睹,能盗的都盗剩残躯了~

胡写 发表于 2018-6-21 08:06:20

《写作》

想去写好一本小说,一点也不简单。为了去写好,时间、精神与精力,一个也没少地交上。其他事一时间被忽略,被耽搁下来。感觉上,自己的生命就此掏空。

离开了电脑座,思绪还在继续战斗。到底如何把心中的画面给诠释出来?到底剧情应该继续如何发展。思绪,删了又重组,重组又删,直到再坐到电脑前书写。

这是场没人看见的战斗。

这战,要走到最前,站到最后。

水凡 发表于 2018-6-21 13:43:02

胡写 发表于 2018-6-21 08:06
《写作》

想去写好一本小说,一点也不简单。为了去写好,时间、精神与精力,一个也没少地交上。其他事一 ...

英雄战死沙场久未归。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6-23 21:50:54

胡写 发表于 2018-6-15 18:30
《废铁》

我依然记得你说中文老师给你们的散文题目可以很随性,就好比要求你写一张木椅。


看完后意味深长,写得不错。

胡写 发表于 2018-6-24 00:00:43

《来骗更新了》

每次打开视窗,在下笔前的那一刻,我会犹豫,好久,好久。

日子很平常地过着;六时二十分闹钟响起,七时正出发,八时开工,下午五时下班回家,读一些学术书籍,过后入睡。

若一定要在这旋转中描写上些不一样的,那肯定是近日因为马来新年和学校放假,交通特别舒畅。我真讨厌赛车,半小时的车程变成一小时或更久。若以高空往下望的视觉,我们会不会是条散漫蠕动的毛毛虫,一直停顿停顿般地前进?

确实,我无法期盼每一天生活中有些新鲜事物,让我在写作上有用不完的灵感。我不是没想过去创造,只是我的心这时候却又沦陷在学术界,享受着知识一桶接着一桶地被灌进脑海。发现一些自己未曾探讨的细节,真令我雀跃。我个人完全认同人只有在无知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学完了所有知识。

所以,这一次,我尴尬地跑来骗更新了。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6-24 15:05:24

胡写 发表于 2018-6-17 00:11
《战》
残忍的考试消耗着我一点一滴的精力,慢慢地。看着血流成河的努力,我沉着。我想效法雷豹的伎俩,耐 ...

考试如战场,两者真是相似
页: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