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斯 发表于 2018-7-22 15:53:53

莫里斯 · 笔下世界

本帖最后由 莫里斯 于 2018-8-6 02:30 编辑

欢迎来到我的文字世界 (撒花
因为文笔不好,所以请大家体谅一下词穷的我哈哈!
欢迎给意见和建议,可以的话不要批评我 (怕玻璃心受不了) XDDD
暂时是这样写我的序幕 (?)
谢谢你们花时间阅读我的文
{:8_368:}


目录

第一卷 :
她:异;取代
她:异;永远
她:同;眼光 (暂时复制不到网址,迟些更)
注意:此卷的主角是“她”,所以对象不管是什么性别都是用“他”来形容。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7-22 15:56:09

她:异;取代

这是他给予的第几次心碎了?
她不晓得,她只记得他曾经给过的快乐。
虽然未曾在一起过,但她相信,他是喜欢她的。
只是从来没有说白,这是她们最有默契的地方。
还记得他刚开始退缩、刚开始无视的时候,
在她确定与他的关系已经断绝的时候,
她的心是有多痛。
不过,这次不同了。
一年半的时间,心再痛也不如从前那么痛了。
这次的心碎只让她的心隐隐作痛罢了。
她知道,是时候放下了。
她也知道,她已经差不多放下了。

社团派她到一所男校讨论活动。
这次的社团活动比较大型,是几所学校联办的。
她一个人踏进男校,有点畏惧。
几年的女校生活让她没什么机会和异性互动。
在讨论会中,活动总主席讲解了活动事务。
讲解结束后,他安排了小游戏让来自不同学校的活动委员进行互动。
在这个小游戏中,原本心生畏惧的她,渐渐地玩开了。
玩开了,就不害怕了。
或许来自男校的委员与她一样,没机会接触年龄相仿的异性,
所以很热情地与她交了朋友。
这个小游戏很成功,大家都熟悉了起来。

活动当天,她提早到了现场。
她的组长教她如何完成他所交代的任务。
“好的,我知道了。”
微微一笑,她转身开始去执行她的任务。
认识的委员一个个到齐。
她也趁休闲时与他们谈笑风生。
她不知道,
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统统都被一个人的眼睛全数接收了。

活动圆满结束了,这也意味着庆功宴的来临。
庆功宴当天,一直默默注视着她的人得到机会和她坐在一起。
他的朋友们知道他的心思,纷纷开始调侃他们。
“喂!”
他深怕给她不好的印象,着急地制止他们的行为。
她笑,她知道他们只是开玩笑。
大伙儿玩闷了,就找其他东西玩去了。
气氛很是热烈,大家都很好玩。
他打开了聊天话匣,在气氛的渲染下,他们很快就熟识了。
后来,不管有没有活动,他们都私下频密联络。
感情自然也越来越好。

本来就带着对她的好感去结识她的他,一直在攻略着。
他觉得她好可爱。
他觉得他好喜欢她,
迫不及待想要拥有她。
“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好啊。”
这是他追求她的第60天,她接受了。
爱情来得很快。
一段新感情完全覆盖了之前的感情。
她不禁觉得,
原来一段爱情没了,
她还会有爱情。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7-22 16:27:41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7-22 15:56
她:异;取代

这是他给予的第几次心碎了?


来的快也去的快的爱情给人不踏实。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7-25 01:44:07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7-22 16:27
来的快也去的快的爱情给人不踏实。

只是不成熟的爱情和两人。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7-25 01:44:58

她:异;永远

这是她的第一段恋情。
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
都是令人难忘的经验。
看到他时,
心脏在愉悦地跳动着,
脸上的双颊也会泛起红晕;
碰到他时,
手上感受得到对方传递过来的体温,
享受被滚烫的身体包裹起来的安全感;
她按捺着心中激动的心情,
他忍耐着心中强烈的渴望,
他们是如此的青涩。
第一次吵架的时候,
她无视他的信息,
不接他的电话,
玩起了冷战。
他着急,
怎么她开始不理睬他了呢?
不过既然是他给予她不足够的关注,
那也算是他的错了,
只能拼命找她、哄她就是了。
“我的小祖宗,给你磕头认错了!”
“哼。”
“请你看电影吃好吃的好不?”
“嘿嘿,那是应该的。”
就这样,被原谅了。
简单的要求,
认错和死缠烂打就是了。

第二次吵架,
他害她哭了。
怎么能在她生病的时候,
不关心她呢?
他慌了,
怎么办,她哭了!
那天,他特地走路到她的家,给了她一个拥抱。
嗯,还带上了她最爱的甜食,也带上了一瓶温水。
“病好后才能吃甜食,在这之前就喝温水吃药吧!”
他摸摸她的头。
她笑了。
回屋后,她喝了一口他带来的温水,
然后帮瓶子拍了照片,
放在部落格记录下来。
那个瓶子一直留在她的房里,
她不舍得喝,
况且她家也有温水。

虽然之后还有无数的争执,
但是最后他们还是和好了。
他们总是有自己的方法和好如初。

今天她来到了他的家。
其实她的妈妈是不允许的,
但她还是偷偷来了。
她想和他单独相处,
他也是。
进屋的时候,
她礼貌性地叫了他的父母。
他的父母应声后,
就准备出门了。
逗留他们两人在家。
他准备了电影,
他们就这样牵着手在沙发上观看。
看完后,
他邀请她进到她的房间。
“我口渴了。”
她说道。
他马上端了水给她。
喝完后,她把杯放到一边,
然后坐在他的床上。
“你要不要躺躺看?”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滚烫。
她挪了身体,躺在床的一边。
她不是没有危险意识,
她只是相信他不会强迫她。
他爬上床,躺在她的旁边,
然后紧抱着她,
贪婪地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这是他期待多久的事情!
他们依偎着对方,
计划着他们的将来。
“我想要去全世界的迪斯尼乐园。”
‘好,赚钱了带你去。“
“我想要漂亮的房子。“
“好,以后由你来选我们的房子。“
“我以后想要生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可以啊,要叫什么名字呢?“
“嘻嘻,我都想好了,女孩叫梓灵,男孩叫梓彦。“
“很好听的名字。“
话毕,他们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渴望,好奇,难耐。
这天他们摸索了对方的身体,
不过没有踏入最后的底线。
“第一次要留给结婚的对象。“ 她说,深怕他忽然进入。
“没关系,我等,反正也会是我。“ 他笑着,然后亲了她的脸。
那年,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
他们已经视对方为最后一个。
或许,这就是年少的爱情吧。
只要觉得够爱,就已经足够了,
根本不需要顾虑其他因素,
面包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第三年,中学毕业了。
他必须到另外一个市镇升学。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她依依不舍地说道。
“我一个星期会回来一次。“
他留下承诺。
他走了,他们仍然保持联络。
他告诉她所有学院里发生的事情。
他的新朋友,他的老师,他的学校,他的住宿。
她在为进入大学准备着,没什么能够分享的,
只能静静地听他诉说他所遇到的事迹。

这是他们第N次的吵架。
她找不到他,觉得很没安全感。
“我很忙,体谅我。“他解释道。
“至少忙之前告诉我你会在忙什么,好吗?“
“可是有时就是连这个通知的时间也没有。“
她生气了,索性不回他的信。
心里却是期待着他会找她,
就像以前那样。
她不明白,
他有时间跟朋友对话,
有时间去玩游戏,
就没时间通报她吗?
那夜,她反反复复解锁及上锁电话屏幕,
他还是没有找她。

第二天,
她起来就发现了他的信息,
这是她起床第一个想到的事。
呼,收到信息了。
她松了一口气,随即马上回信,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可是她却不知道,她已经害怕失去他,开始连发脾气也没底气了。

半年的时间过了。
他忙,她也忙。
她进入了大学先修班,每天都很忙碌。
为了要成功被大学录取,她必须得到好成绩。
他忙着活动,也和新交的朋友到处游玩。
他们都没发现,彼此的联络少了。
“你都没主动信息我,找我。“
“你也没有啊。“
两人互相等来等去,不愿意去做那个主动的人,
最后形成了鲜少联络的后果。
有时她不明白,
主动也不会少了块肉啊!
但是就是拉不下脸嘛。
更何况,她害怕。
她害怕她主动了后,
他就会习惯了她的主动,
而再也不主动了。
不想了,她索性继续埋头苦读,
反正她相信他。
他们一定可以就算不联络,
心里也会有对方的。

“我们分手吧。“
收到这封信的当下,她的心凉了一片。
她之前意识到他们已经将近一个月没联络了,
所以主动找他。
可是他只是冷冷回复。
“你要有心理准备了,通常这样的冷淡对待,代表着不好的事情哦。“
她的朋友如是劝她。
不会的。
他不会这样的。
她坚信着他,
但心里也开始做好心理准备了。
“对不起。“
她收到了来自他的第二封信息。

就算是接受不了,
但是他的去意已决。
他不敢告诉她真实的原因,
其实他喜欢上别人了。
她知道的。
她连那个女生是谁都知道。
她登入过他的面子书,
她怀疑过的。
他知道她有他的面子书账号密码,
特地叫那位女生去别的社交软体聊天,
这些她都知道的。
一切都太迟了吗?
说好的未来呢?
说好的迪斯尼乐园呢?
说好的未来生活呢?
梓灵和梓彦,这两个名字怎么办?
她疯狂地回信,
期盼他的回心转意。
“希望你能找个比我好的人幸福下去。“
都是屁话。
为什么那个人不可以是你?
这句话,也只不过是外表好听的不负责任话语而已。
他的离去,
造就她之后的颓废。
一切好像没了意义。
她没日没夜地哭着,歇斯底里。
她的父母担心着她,
就连她说了什么蠢话也不敢骂她。
她的朋友担心着她,
带她出门,陪着她一起哭的也有。
她没有心思读书,
但是考试逼近,
她只能硬着头皮读下去,
即使什么也读不进。

这只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是自我安慰。
并不是从这个伤害中复原,
只不过是看了很多道理,
说服自己不要再难过而已。
她的心感觉已不再完整,
她觉得她无法再相信人。
永远,
这句话都是骗人的。
这是她在爱情中领悟的第二个道理。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7-25 12:32:58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7-25 01:44
她:异;永远

这是她的第一段恋情。


伤害后她应该很难接受其他爱情了。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8-6 02:20:52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7-25 12:32
伤害后她应该很难接受其他爱情了。

虽是如此,可是第一章教会了她感情可以被新感情取代,只能看有没有人能再次打动她了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8-6 02:22:13

本帖最后由 莫里斯 于 2018-8-6 02:26 编辑

她:同;眼光
努力的成果让她如愿被大学录取。还在情伤中的她,让所有对她有兴趣的男性止步了。毕竟,有些单身饥渴男还是很在意是否自己是对方的第一个对象。她开始不去看所有关于他的事情,把所有的合照以及种种回忆都存放进云端硬盘里。为什么不直接删除呢?或许她心里还存在一些她不想要的希望吧。这样只是不舍得把一切说死而已。处理完后,她告诉自己该向前走了。她开始想起关于他不喜欢,而她却喜欢的东西。啊,对了。她之前想要独自旅行,可是他不允许。他觉得危险。啊,还有。她之前想过要到国外打工,可是需要顾及他,所以她取消了这些打算。既然今时不同往日,那她就把这些当作以后的目标吧。当作安慰自己,分手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啊。
另一个他偶然间出现在她的世界。他聪明绝顶,各个科目都强。如果攀上他,以后的课业就有人问了呢。再加上,除了他之外,所有女生她都认识了,就只剩下他而已。怀抱着想认识他的心情,再加上朋友的帮助,还真的是认识上了。他的朋友加上她的朋友,很自然地组了一起。
她很主动地跟他说话,他也很喜欢她的主动,毕竟他不善于主动说话。当然也仅限于不熟悉的人而已。
那时很流行撩人语录。跟他很要好的她,互撩了起来。一句句令人脸红心跳,也有令人觉得很白痴的时候。玩闹的心态却意外酝酿出不同的情愫。
某一天,两人开始意识到对对方有了超越友情的情感。他接受了这份感情的存在。她却犹豫了。毕竟,她还无法完全放下之前的感情。不止如此,要是和他在一起,她还需要顾及周围的眼光。“你不需要马上和我在一起,我照顾你就行了。”说到做到,他完全没有要求名分,却做了另一伴的本分。“自己的小祖宗,跪着也要宠完。”没有脾气的他,真的很宠她。相处越久,依赖越重。她很心动,因为他没有脾气,一定做得到每个女生梦寐以求的对象。她很心动,因为她非常明白,女生一定和男生不一样。“如果我真的跟你在一起,那你一定要非常感恩,因为那代表我愿意接受大家的眼光。”有一天她那么说道。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喜欢女生啊。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8-6 10:38:26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8-6 02:22
她:同;眼光
努力的成果让她如愿被大学录取。还在情伤中的她,让所有对她有兴趣的男性止步了。毕竟,有些 ...

相处久了确实会成为可以依赖的对象。这次是女女恋。

黎子阙 发表于 2018-8-6 10:38:27

莫里斯 发表于 2018-8-6 02:22
她:同;眼光
努力的成果让她如愿被大学录取。还在情伤中的她,让所有对她有兴趣的男性止步了。毕竟,有些 ...

相处久了确实会成为可以依赖的对象。这次是女女恋。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莫里斯 · 笔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