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29:12

世界的角落:12/9《莞尔》

墨咖回归那么久了,阿肠我都没有开到新连载。{:9_379:}

12年年尾初次加入墨咖时,我懵懵懂懂地,很快就在什么鬼草稿都不写的情况下,开了奇怪的新连载《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个故事很奇怪,也很杂,我很快在写完第一篇后就停更了。{:9_374:}

后来开了《曲终人散》的坑,也没能写完。之后的《片刻永恒》和《染血的花束》的新连载,反应我个人以及很满意了,至少有人看。之后的《送行者》似乎也能让别人记得,我很感恩{:8_365:}


但现在回归到了墨咖,我却没打算重新连载这些故事。我想把他们给完成后投稿,所以可能无法在墨咖连载{:9_381:}

目前除了投稿用的小说外,也有在策划长篇连载用的小说(还没开写就是了{:9_383:})不过不知道那是何时才能开启的新连载。

为此,心虚的阿肠我就先在小品楼开贴,贴一些短篇故事好了。

无论如何,请多多指教。



目录

短篇小说{:8_361:}:

《女神》

《有谁在看着我们之阿志》

《灭国》

《创可贴》

《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晚安,爸爸》

《秋山》

《雪·奔》

《拥抱情人节》

《蔚蓝》



鬼故事{:6_331:}:

《替死鬼》

《关门啊!!!》

《谁来疼爱我?》

《隔壁房》





诗歌/歌曲/填词:

《伪爱》

《熠舞》

《胜利者》

《比翼鸟》






微小说{:6_335:}:

《微小说》特辑01



奏歌系列{:6_337:}:

001-010

011:罪孽
012:便当
013:月饼
014:镜子
015:大宅

016:手机
017:绑架
018:自拍
019:衣柜



无法归类(散文?):

《咖啡》


加肠小菜{:6_288:}:

第一道【汉堡包】
1.1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42:18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51 编辑

《女神》

我拿起一叠华语作业,离开课室。每天放学后不管有没有功课要交,我都习惯去办公室一趟。因为那里有天使,有我的女神。

“老师!”我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对着眼前的老师打招呼。老师抬头,批改作业的右手停下,看了我一眼,扬起嘴角:“嗯。作业放旁边的箱子上。”我把作业放下,同时在心里后悔,为什么,我又称她为老师了?对,她是我的华语老师。但每次开口说出老师时,我仿佛在提醒自己:“她是老师,我是学生,我们之间不可能。”。我讨厌这样,却无能为力。

“对了,老师,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笑问。“又有什么事?”老师伸个懒腰,反问。“老师究竟是几岁了?”我放低声量,问道。老师哭笑不得,右手随即拍向我的手臂,笑骂:“每天问我这些有的没的,又不见得我教课时你会问多一点东西!”“老师别打啊!痛!”我回避,两人的脸上都是自然的笑容。

每天放学后,我都习惯问老师一些问题:全都和学业无关的,老师的私事。当然,老师一次也没回答过我,而我每次也都可能会招来老师的一阵玩笑式的乱打。神奇的是,老师一次也没警告过我。今天我问了,她打我手臂了,第二天就好像忘记了似的,又重复了一样的流程。老师主教华语,教了几年书了,到现在还是单身。虽然老师看起来还是很漂亮,但也看得出过了30了。但真实年龄究竟是个谜。我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和老师相差多少岁。我猜,肯定是相差15岁以上的吧。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来的。别指望我告诉你。”老师哼哼一声说道,别过头, “好了啦你,快点回家吧。都几点了。”“好。老师再见!”我说道,走到办公室门口。正巧老师的位置就背对着办公室的门口,老师回过头要从背包里拿东西时又与我四目交接。我挥了挥手当做再见,老师羞答答地看了看左右两边偷笑的女同事,敷衍地挥了挥手,示意我快点回家。慌张的老师很可爱。

老师她有着一头略长过耳垂的短发,从额头分叉的发型很适合她。她的眉毛有些浓密,像蜡笔小新一样。教师的打扮受限制,老师一星期的衣着都是那几套。但或许是看惯了,也很少在校外遇到老师。教职员打扮的老师,对我来说会更熟悉吧。我走下楼,到亭子下去取自行车。我推着自行车,回头望了办公室一眼。16岁的我。或许,已经30多岁的老师。有时候自己也很难相信,自己喜欢上的女生,会是年长自己10来岁的老师。

所有人都听过爱情不分年龄,但实际上赞成的又有多少?翻遍网上师生恋的案列,鲁迅与许广平是也是师生恋的,小龙女也是杨过的师傅啊。师生恋成功的多,失败的更多。许多人逃不开所谓道德及伦理的枷锁,逃不开所谓社会的眼光。许多人,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勇气。

我一直在告诉自己,我好喜欢老师。但有时候,我还是会怀疑自己。我对老师的情感是否只是爱慕、或是有些“扭曲”的尊敬,而不是爱情的喜欢?毕竟我所知道的老师,就是在学校教课的老师。老师不教课时是什么样子的?她私底下的生活、态度,又是否会影响我对她的情感?有这样的想法时,我觉得好可怕。我对老师的情感是否有着更遥远的远见?我喜欢老师,那么我想告白吗?说得更远点,难道我有娶老师的决定吗?我查过资料,对老师告白,即使两情相悦也未必会有好结果,更甭说是我这种单恋了。我根本不知道老师对我的想法,或许我只是她眼中众多学生中的其中一位罢了呢?假若我向老师告白,校方会不会给予我们处分?会不会给我们警告?老师会不会被调走?我不希望这样的局面。我不想伤害老师。

我最怕自己的情感是虚假的。明年就是中学生涯的最后一年,毕业后,能再见到老师的机会就减少了。届时,我是否还喜欢老师?那时候,我还能够确定,我的女神,我喜欢的女生,就是我的中学老师吗?我好害怕未来的自己会嘲讽现在的自己。我好害怕自己,会不再喜欢老师。每当有这些想法时,都会有股酸意冲上鼻腔内,泪如雨下。很多时候,只有在与老师聊天时,我能够暂时忘记这烦恼。当我们都放下架子,不再像个师生时,那是我最愉快、最轻松的时光。

第二天。每天早上,老师总是会来得比我还早。今天的华语课只有一节。她背对着我们,在黑板上写下名句的原诗。老师的背影,举高的右手握着马克笔。我回想起早上校园里遇到老师时,我本能似的说出:“老师早安!”。那时候,老师也回了声:“早”。但我,却愣在那里。每次开口,都是老师。一听到自己称呼她为老师,我就知道,我仍被限制着。

我闭上眼,心里迅速涌现一股酸意明显的潮水,瞬间把我淹没。我想要挣脱潮水,想要呼吸空气,但却只能感受到寂寞的酸意。她是我的老师。无论如何,都是我的老师。我身处于所有人们一同建立的社会,所有人都遵守着被默认的道德及伦理。我不知道是谁定义这一切,我不知道是谁在我出生前就限制一切。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事情限制一切?为什么,我们之间被迫隔着一片海?

假若我早生10年,亦或是老师迟生10年,甚至更多。那时候,究竟是什么光景?假若老师不是我的老师,我们只是同一间课室里的同学;亦或,我们都是办公室里的同事,那时候,究竟是什么光景?我闭上眼,原本黑暗的视角突然涌现白色的强光。一段优美的旋律响起,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大厅,红色的地毯。四周的人们穿着礼服,鼓着掌,看着台上。而台上,则站着一位身穿白色西装的新郎与身穿白色婚纱的新娘。在看见新娘的脸孔时,我不知觉地举起了手,鼓掌。

老师再次与我四目交接。她笑了。微扬的嘴角,比什么都灿烂的笑容。让人熟悉的,美丽的脸孔。雪白的婚纱,宛如天使的翅膀。她就是我的天使,我的女神。我兴奋地挥着手,叫嚷着我听不到祝福。我祝福老师。真的吗?真的。我祝福老师,她终于结婚了。穿上了雪白的婚纱,终于,成了别人的新娘子。我替她高兴。喜欢的女生结婚了,我是最应该给予祝福的人,不是吗?

我笑了。但,笑容却僵持。我祝福老师。真的吗?这三个字,瞬间化为无穷无尽地黑洞,把我卷入其中。真的吗?我真的,祝福她吗?仿佛电影的定格,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我鼓掌的双手停顿了,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我睁开眼,看见老师的眼睛。

我起身,半秒后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趴在桌上睡着了,亦或是发了个半醒半睡的白日梦,亦或是发了个让自己受伤的幻想。全班人都在看着我,有些人掩嘴偷笑,有些人好奇地打量我。“你干嘛哭?”老师伸出手,擦拭我的脸颊。我一抹。泪水。老师的眉头微皱,又问:“怎么了?”“没事啦。”我耸肩,轻松一笑。放学后。办公室里,老师收拾好了东西,坐在桌位上不离开。我们似乎习惯注视彼此的眼睛了。

“你真的没事吗?”老师的眉头微皱,显然很在意我上课时为什么哭。“都说没事啦。”我微笑,说:“老师,我今天也问你一个问题哦。”“嗯哼?”老师肩膀放松,像是很高兴我像过去一样似的。“老师你有打算结婚吗?”老师的脸迅速泛红,都红到耳根去了。这么明显的害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是无与伦比的可爱。我掩嘴偷笑。“还会问这种问题就没事啦!害我白担心!”老师用力地打我的手臂。所有的一切,就和以前一样。我们仍是师生。她仍是我坚持的那位,宛如女神般的老师。我仍是她眼中那位,放学后会问怪问题的怪学生。如果现实的结局停留在这里,如果世界就在此刻毁灭,或许就是最完美的瞬间。

我喜欢你,老师。真的吗?真的。真的吗?我深呼吸,睁开眼时,老师歪着头看着我,像小孩在打量怪叔叔似的。我微笑。真的。

我们之间差距着的东西很多,仿佛伸手却远远都无法触及的月光。但你却化为天使,宛如女神般从天而降。 “好了啦,没事就回家吧。”老师背起背包,拿起环保袋。“老师,一起走吧?”我后退一步,让老师走出座位。“怎么?要我送你回家啊?”老师笑道,眨了眨眼睛。“没啦。至少,一起走到楼下啊。”我耸耸肩。

或许每天放学后与你的聊天,可以抵上那不存在的,与你在一起的甜蜜时光。



创造理念:青少年时期的我们,在面对某些热心教导及关怀我们,与我们相处如朋友般的老师时,我们可能会产生幻想、崇拜甚至是喜爱。师生恋并不新鲜,现今报章、新闻中时不时可见与性行为扯上关系的师生恋。事实上,拥有纯纯爱恋的师生恋也很多。把限制着关系的师生恋三字抛掉,站在那里的也不过是一位男生及女生。不过即便我们多成熟,我们仍太幼稚。最怕的不是无法在一起,而是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对方。并没有一定的赞成或反对,我们都有一双自由的翅膀。比翼齐飞也好,收翅齐行也好,好好享受自己的青春吧!

{:6_312:}


后记


这篇其实并不出色,故事中夹杂了太多主角的想法,或是说,自言自语。那部分让整篇故事看起来不像小说,反而更像是一个青涩的中学生所写的日记。

师生恋,我在墨咖连载的《片刻永恒》也是师生恋的故事。现在回想,那故事极度不成熟。{:6_330:}

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写得更好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50:02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48 编辑


《替死鬼》

深夜1点多,路灯拉长了地面的影子,长影无止境般地烙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地从一家夜店里走出。他才走了几步路就忙双手撑着灯柱,开口就是一阵呕吐。吴先生擦了擦嘴,身上仍沾染着臭死人的酒气。吴先生跌跌撞撞地走在街道上,他眨了眨眼,只觉眼前的一切都很模糊。吴先生哼气,没想过要回家。回家?回家的话,该怎么面对家里的人?吴先生在公司拼命了好多年,但如今公司说裁员就裁员,吴先生失业了。在这种时候,他理应回到家里,找家人好好商量一下。但想起自己的妻女,吴先生却皱紧了眉头,继续走在长夜下。

吴先生走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前,胃又是一阵翻腾,他蹲下,又是一阵乱吐。吐完了,吴先生盯着便利店里的冰柜。他伸手进口袋摸索,刚才在夜店里乱喝一通,如今口袋里只有几张10令吉。这些钱本应用来打车回家。但,吴先生却用来买了好几罐啤酒。他走出便利店,抬头,看见一旁的租屋的楼顶似乎有人。吴先生眯眼,那人好像在和自己招手?“喝多了吧。”吴先生打嗝,“好,到那边去喝!看夜景,喝酒消愁!”

租屋的楼梯没锁,吴先生擅自走入楼梯内。吴先生来到了楼顶的门前。这门看似锁住了。吴先生不甘心地乱撞,竟然将门撞坏了。他笑笑,推开门。夜风吹来,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底。吴先生摇摇晃晃地走到围栏边,搭着扶手,仰望深夜的城市。

“先生,你喝得那么醉,站在那边会跌下去的!”一把陌生的声音从吴先生身后传来。吴先生吓了一大跳,他呆愣愣地转过身,只见一名年轻的男生站在自己身后。“大半夜要吓死人啊?”吴先生没好气地扭开拉环,灌了一大口啤酒。“你还不是一样。大半夜的上来楼顶干什么?”男生走到吴先生的身旁,笑着问。“……消愁。”吴先生回答,“啊你呢?年轻人大半夜上来又要干什么?”“我?我算是这里的住户吧。”男生脸上仍保持微笑,“你可以叫我阿强。”“哦。阿强。来,陪我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吴先生把一罐啤酒递给阿强,“喝!”“好。”阿强笑道,接过。

“我跟你说。我在我的公司工作很多年了,29还是30年?看!都多到我记不清了!可是呢!公司却说踢就踢,我就这样失业了!我的天!我都不知道几辛苦,公司却什么也看不见!”“嗯。”阿强啜了口啤酒,脸上是诡异的笑容。吴先生瞥了阿强一眼,接着说:“我失业了,回家要怎么和妻女交代?说到他们我也很不爽!我和妻子是相亲认识的,结婚这么多年来什么感情都没有!她又不会去做工,每天只知道在家里翘脚看戏!”“她很爱乱花钱买东西!学会上网罢了就每天坐在电脑前面看购物网站,几乎每星期都会网购一大堆不实际的东西!赚钱又不会哦,只会花钱哦!她以为我是印钞票的是吗!”阿强浅笑,好像很开心似的。

“每天乱买东西,又只会待在家里。不出门还好哦,出门罢了就会找附近的三姑六婆乱聊天!她又只会找那些有钱人家聊天哦!结果咧?人家打肿脸皮充胖子啊!她原本就肥到像猪这样,可是又不会赚钱哦!每天拿我的钱去买名牌,和那些有钱人家混在一起,我都不知道几头大!”“她啊!越讲越气!我跟你说,以后找老婆,不要找凶过你的!她每天都只会找我吵架!然后不管吵什么,最后错的都是你!每天吵架,乱都乱到半死,还会乱摔东西的哦!一下子不爽还会跑回娘家,爽不爽就讲要离婚,我都要给他气死了!”阿强摇晃着啤酒,嘴角仍是上扬。

“还有啊!我的那个女儿啊!她也是的哦,遗传到她妈妈啦!中学生罢了又不要读书,每天只会翘课跟朋友玩,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我跟她讲话,她又不会听,还骂回我!我都不知道我上辈子是干嘛的,这辈子这么衰!”“你很辛苦啊。”阿强终于说话了。“可不是?每天都不知道多辛苦!”吴先生像是遇见知音似的苦笑,说:“我以前为了家庭,一直拼命工作。结果呢?她们现在除了跟我讨钱之外,什么都不会!枉费我一直那么努力!好啊!现在失业了!我看她们之后怎样吃自己!”“你觉得这样活着,辛苦吗?”阿强问,笑容仍是灿烂。“当然辛苦啦!努力了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努力工作,结果被裁员!我想要有个美好的家庭,结果娶到一个只会花钱的女人!我想要有个乖女儿,结果她生出来却不会叫我爸爸!凭什么让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又没做坏事,老天凭什么让我这么辛苦!”

“你相信好心有好报?”阿强一笑,喝着啤酒。“哼,我现在不相信了。我又没做坏事,好事久久也会做几次,结果呢?现在什么下场?”吴先生嗤之以鼻地说。“嗯。没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笑话!就像你,只是个倒霉鬼,但却碰到我。”“对啊!报应什么都是狗屁……嗯?”吴先生一愣,“你刚才说什么?”“生活辛苦吧?压力吧?每天都在忙,却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比死还辛苦,不是吗?”阿强干了一大口啤酒,笑道。“这倒是啊!说不定死还比我现在这样轻松!”仍是醉醺醺的吴先生也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这样想就对了。”阿强大笑。

“喂,你又笑?我刚才说话,你干嘛一直笑?”吴先生不解地问。“因为门锁了好久了。有个道士贴了好几张符在哪里,你竟然没看见!”阿强指着被吴先生撞坏的门,十分高兴地大笑:“好久都没人上来了!终于有人上来了!还是希望去死的人!哈哈哈!”“喂喂喂,你什么意思?”吴先生酒醒了一半。“来,不必惊讶。”阿强瞪着吴先生,笑容仍是即灿烂有阴森。吴先生只觉眼前一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先生起身后,发现自己倒在楼顶。他起身,抓抓头,突然听见阿强的声音。“还真是感谢你啊!因为你来到这里,因为你想要放弃人生,所以,你的命,我拿走了。”“什么?!”吴先生大惊,却无法发现声音的源头。

“知道吗?以前有人从这里跳下去,自杀了。后来他阴魂不散地困在这里,每天都要在一样的时间里重复跳楼!他最后找到了从这里离开的方法,哈哈哈,那就是找替死鬼!”吴先生一愣,替死鬼?“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狗屁!若真是如此,那原本该是前途光明的我,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被出现在这里的长发女子害死,成了她的替死鬼?哼,要不是因为道士把那扇门给封起来,我早就找到替死鬼了,更用不着在这里轮回死亡那么多次!哈!哈哈哈!现在可好了!我找到替死鬼了!哈哈哈!”吴先生听得一呆一愣的,但手掌心却冒出了冷汗。他的身体自动动起来的瞬间,他的衣背瞬间被汗水浸湿!

“我也在这里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轮回!谁会在乎我们做过好事或坏事?只要你来到这里,你就是替死鬼,你就必须死!哈哈哈!在找到替死鬼之前,你永远都无法离开这楼顶!经历痛苦的死亡后,你还是会在这里起身,再次经历死亡!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吴先生猛摇头,却无法阻止一步一步往前的身体。嗒。嗒。嗒。吴先生的身体一跃,流着泪水,吴先生从楼顶坠落,眼前所见的仿佛是阿强阴魂不散的笑容。碰!吴先生摔倒在地,全身的骨头仿佛裂开,身体似乎被无形的压力压倒,口腔内满是鲜血,无法动弹的身体只感受到无比惨烈的剧痛感!好痛!好痛!好痛!让我死吧!我不要这么辛苦!睁眼。吴先生猛地起身,他还在楼顶!吴先生深呼吸,左手抓住胸前的衣服,刚才的疼痛感历历在目!“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

小蔡哭着鼻子,一步一步爬向楼顶。他受够了,好痛,好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却会被学校的坏学生欺负?这世界不公平!小蔡推开残旧的门,来到楼顶,却见一名穿着衬衫的大叔站在围栏边。他转过身,嘴里像是在咕哝:“终于有人来了……” “你,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吴先生笑容灿烂地问道。








后记:

中五的时候,有段时间写了不少鬼故事。
老实说,我很少写鬼故事,也不擅长。
比起鬼故事,我果然比较喜欢黑暗惊悚类型的故事。不必鬼来吓人,人自己都可以吓死别人了{:6_288:}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57:46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48 编辑


《伪爱》


七月的风轻拂我的长发我一直都记得,与你相遇的那天你对我微笑用笑容获得我的全部
曾有过那么甜蜜的一天我们在欢笑,当你说你爱我之时我对你微笑天真地希望时间停止
爱情可以让一个人疯狂爱情是我们人生的调味剂当我不知道你是否也需要时,
我需要它
我竖立在倾盆大雨之中只为等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当你陪伴着另一个人的时候
我苦等着
世上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但我不愿相信你已抛弃我我知道你会回来因为你一直都那么爱我
承诺如同可有可无的存在你忘记自己说过陪我到老你嘲讽地对我说对我的感情是虚假的
这是伪爱吗?你说过你爱我但你说过的甜言蜜语已随风化作虚无
我回忆过去那些美好时光我奋力地将椅子踢开把一切都忘了吧
双脚踩空绳子勒紧我的颈项我永远记得你对我的伪爱我会记住一辈子




后记:

中学时华文老师曾跟我说过有个比赛,问我想不想参加。我忘记是什么比赛了,但有诗歌组,短篇小说之类的。

我原本决定参加短篇小说的。但故事内容爆字,后来就决定写个诗歌。就是这个。(至于爆字的那个,我现在已经将其写成长篇小说了,投稿用)

老实说莫名其妙,我也写得很怪,印象中好像根本不必多想,随便就写出了,应该不像诗歌,结果当然也没获奖。毕竟我没什么写过诗歌。果然我还是不太懂诗歌这种东西。太过深奥。(不过我超爱《死神》单行本的卷首语就是了)

若要说诗意,对我而言比起诗歌,小说里的某一段描写会更有诗意。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4:01:38

本帖最后由 玖戌 于 2016-6-27 15:46 编辑


《微小说》特辑01



(1)从进入中学开始,他就喜欢上她。仿佛每一天来学校为的就是见上她一面。他知道自己很喜欢她,但他不能告白。他害怕不仅会伤害到自己。他最怕的是伤害到对方。因此他只能享受那种与她在一起时短暂的甜蜜时光。毕业了。她站在他面前说:“毕业了哦。有什么感想?”他看着她,开口的瞬间,泪水夺眶而出。“老师,再见了。”
【不是爱上不能爱的人,只是找不到爱的勇气。】

(2)女子到名牌大学,男子继承家业。“你回来,我娶你。”男子不会说更漂亮的话了,但女子还是感动得落泪。第二年,男子听说女子有了新男友。两人约在以前常去的奶茶店里见面。“我爱他。我们下半年会结婚。”女子心虚地说。她的右手紧紧握着另一只左手。新男友的左手。男子只看着女子,随后举起握拳的右手,又摊开手掌。男子微笑,说:“祝福你。”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3)他和她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形影不离的。他一直都很喜欢她。从小就如此。他总会一直寻找有她的风景。他以为他们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像戏里演的一样。那年,她和学长恋爱了。他心急地追问她,却只换来了她说:“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从小到现在,到未来,都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朋友两字听在耳里,是多么讽刺。】

(4)他们小学时形影不离。比起别的同学,他们更喜欢跟对方在一起。他们非常珍惜这似友情又似爱情的暧昧。中学时,女孩的交友圈子更广了。她开始陪别的女生去食堂和图书馆。男孩所能做的只有放学见面时说的再见。后来,即使见面了,女孩也鲜少与男孩打招呼了。中学毕业时,男孩看着那位最熟悉的陌生人和一群朋友拍照。男孩强颜地看着她们,潸然泪下。
【我们都有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5)因为公司上级的陷害,他被告私吞公款,被判入狱。出狱后,几年前的女友来迎接他。她一直在等着他出来。男子感动得落泪。碍于他有着入狱的经历,女子的家长坚持不承认他们的关系,还臭骂了男子一顿。男子过去的家人因为爱面子,所以已经搬到远方。男子除了女子外,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们走吧。”女子流泪微笑。高楼上,两人相拥,跃下。
【最终,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6)小学时他和她曾进行过信件交流,他们会趁放学时把信交给对方。那是一段十分暧昧的小时光。后来被同学发现了并传出诡异的谣言,信件交流中止了。中学时,彼此间连打招呼也没了。他时不时会找出她给的信件,阅读后,总会痛哭。那段时光就如梦境一般。走廊上时不时会碰见她与朋友迎面走来。他回眸时,心里总是酸溜溜地,欲哭无泪。他们只是擦肩而过。
【藏在心里的回忆,甜蜜又酸涩。】



后记:

因为某些契机而写了不少微小说。

微小说对我而言是新尝试,短短一段要表现出一个故事,不容易。

蜘蛛在面子书上也时不时会写一些小故事,很像微小说。短短一段,却藏着惊悚的内容。



珍妮可 发表于 2016-6-25 15:03:51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42
《女神》

我拿起一叠华语作业,离开课室。每天放学后不管有没有功课要交,我都习惯去办公室一趟。因为 ...

我能感受到主角那种内心的痛苦{:5_270:}
有首诗是这样写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但从老师的角度来看,即使真的有那么万分之一趴对学生动了心,她需要的勇气其实比学生更多更多吧?
毕竟师生相爱,大多人都会把矛头指向老师(她勾引学生/他诱惑学生),老师要承受的压力大多了。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5:29:38

珍妮可 发表于 2016-6-25 15:03
我能感受到主角那种内心的痛苦
有首诗是这样写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 ...

这首诗我知道,搜索师生恋的资料时自然就找到了。刚才发布前犹豫着要不要加入这句诗歌,但决定保留原本的文字而作罢了。

你提出的老师的压力这点很好,我之所会说以前写过的师生恋小说不成熟,部分原因就在于这点:我忽略了最为残酷的现实面。

师生恋,艰难的恋情啊~{:9_379:}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6-6-25 17:41:12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4:01
《微小说》特辑01




第一次看,好特别啊OWO/

这种小说是不是,就是小说版的微电影?
{:6_318:}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6-6-25 17:44:15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3:50
《替死鬼》

深夜1点多,路灯拉长了地面的影子,长影无止境般地烙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一个人影摇摇 ...

惊悚类的......最近好像才买了一本......还没去看~~~吾辈几乎没看过惊悚小说,(《因与聿案簿录》那部就看过)黑暗系的就看了一些些~~~

玖戌 发表于 2016-6-25 18:32:25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6-6-25 17:41
第一次看,好特别啊OWO/

这种小说是不是,就是小说版的微电影?

高水准的微小说不好写,也很精彩,我还没达到那个水准{:9_376:}

我想的确可以这么理解。同样都是用极短的篇幅就交代了一个精彩的故事。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世界的角落:12/9《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