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llo 发表于 2016-12-28 23:17:30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8-5-30 22:09 编辑

{:5_276:}{:5_276:}{:5_276:}


【微型短篇】
1.重生。未来
2.昙花一现
3.选择
4.红豆紫米汤

lolllo 发表于 2016-12-28 23:19:01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6-12-30 13:53 编辑

重生。未来

老实说,有段日子,自己每天都在烦恼着,该继续深造还是听从父母的建议,到他们的公司打理业务。我自小就没什么主见,凡事都随着父母的安排做事,或许,在外人眼中是个乖巧懂事的小孩,可说到底,自己只是无法接受失败,希望在遇到挫折时,能把一切怪罪于他人。

所以,高中毕业后的那段期间,我都犹豫是否要到学院修会计系。当会计师一直以来是我憧憬的职业,我还记得,高一时,自己还曾疯狂地购买十几本的会计书籍。然而,对于现实的恐惧还是远远战胜了那卑微的小小心愿。我无法肯定以后的自己,是否能立足于这会计师过剩的社会,亦无法保证一切的一切,会否如我想像中如此美好。曾多次说服自己,就如往日般按照父母的意思去做,可内心某处的躁动却因此而越发强烈。

直到三月的某一日早晨,一个手提着篮篮水果的瘦小少年,出现在我家门前。他的年龄大约15岁左右,身穿着略显肮脏的白色T恤,搭配松跨跨的黑色短裤,一副穷兮兮模样。利用小孩贩卖东西,来骗取他人同情的事情已司空见惯。我本该断然地把门关上,可或许是少年那乐在其中的神情,抑或那仍神气十足的眼眸,我竟呆呆地站在原地,听着他说滔滔不绝地行销。

他说父亲在他很小时就去世了,一直以来都和母亲相依为命。虽然家庭经济还过得去,可为了以后能上大学念自己理想的电子工程系,如今就打了几份临时工来赚些钱。我的心彷佛被人用锤子重击了一番,有点佩服他那毫不放弃的决心,更多是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惭。

"不辛苦吗?不害怕吗?若那之后仍无法如愿以偿,那到时的你又该怎么半?"我的语气有些急迫,似乎想从他那里得到这些年来舍弃的什么。他有些吓着,可随后却满脸微笑地回答,"我并不在乎。我只是想知道,不靠别人,自己能走多远。"

他所说的是真是假也罢,可我敢肯定,那是我人生中见过最爽朗,最自信,最帅气的神情。

好像被一梦点醒般,我认输地从口袋拿出零钱,买下了一篮的水果。提着篮子,目送那少年的身影后,我的心情豁然开朗。抬头望向那明媚的晨阳,忽然觉得,那一瞬间,自己彷佛重生了。



lolllo 发表于 2016-12-28 23:26:34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6-12-30 13:55 编辑

昙花一现她很小时就知道到了。后方的大森林里,住着一个瘦小黝黑的少年。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她十岁愚人节那年。那日,她正好在森林里摘些花,而他就这样,手上拎着一匹沾满鲜血的虎尸,出现在了她面前。当时,她确实吓着了,可双脚却似乎被万枚钉子顶住般,想逃走都没法。他慢慢地靠近了她。她可闻到他身上传来的血腥味,她也看见了,他嘴角上那邪恶的弧度。她心想,死定了,认命地闭上了眼后,一动也不动地愣在了那。然而,事情并没如她想象般糟糕。好久好久,她都没察觉到任何不对劲,索性地睁开了眸子。眼前映入的是他那放大般的脸孔。刚刚松了口气的她,立马又吓着了,身子下意识地往后倾斜几秒,最终还摔了一跤,实实跌坐在草地上。她着急了,眼前的男生,又再次渐渐向自己逼近,她不知如何是好,想到自己即将死去,想到外婆仍在家等着自己,她开始哗啦哗啦地大哭起来。他有些措手不及。放下了手上的虎尸,他犹豫几番,最后才伸出了手,抵在她的面前。她有些惊讶。委屈地把手掌放上,她借助了他的力道,从草地中缓缓地爬了起来。
多年后,她仍无法忘记,小时候的自己,曾在个偌大的森林遇见他,那个有着锋利明锐的眼神,嘴角总是无意识地勾着残酷笑容的少年。

六月 发表于 2016-12-29 15:24:10

lolllo 发表于 2016-12-28 23:19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6-12-28 23:26 编辑
重生。未来


这篇好中肯,仿佛看见了自己{:9_376:}只能说短篇中的少年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帅气啊{:8_356:}

还有那个,“搭配松垮垮的黑色短”,指的是短裤吗?{:5_274:}

你好,初次见面~期待下一次更新{:8_357:}

Moo Moo 发表于 2016-12-30 08:24:12

lolllo 发表于 2016-12-28 23:19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6-12-28 23:26 编辑
重生。未来



看到标题好奇进来了~想起攻陷之神~{:6_318:}

话说……我确实有些担心现在的看似诈骗的小贩,但想到人家也是要吃饭,也不抗拒了,能帮就帮{:9_372:}

Moo Moo 发表于 2016-12-30 08:25:17

lolllo 发表于 2016-12-28 23:26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6-12-28 23:28 编辑
昙花一现她很小时就知道到了。后方的大森林里,住着一个瘦 ...

他有些不措?是不错还是措手不及?{:5_274:}

lolllo 发表于 2016-12-30 14:17:34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6-12-30 15:02 编辑

六月 发表于 2016-12-29 15:24
这篇好中肯,仿佛看见了自己只能说短篇中的少年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帅气啊

还有那个, ...
哈哈哈这也是当初迷茫该填什么志愿时所写的短篇{:7_354:}
不说还真没发现到 错误已修改掉了 谢啦~{:7_342:}

你好,初次见面~~{:8_359:}

lolllo 发表于 2016-12-30 14:56:18

本帖最后由 lolllo 于 2017-7-25 19:32 编辑

选择前几天趁着连假回故乡时,在离家附近的7-11遇见了阿健。当时,他正挽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子,一起站在置满日常用品的架子前挑选牙刷。他们两人有说有笑的,偶尔对视时,眼里满溢的幸福,就连我这旁人都能看出来。
我愣了好一会,本应第一时间离开那里,可或许是惊吓过度,抑或心里某处其实希望他发现自己,最终只是呆站在原地,双眼直直地凝视着他们。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也是如此亲近。由于他就住我家斜对面,所以总会背着我的父母,牵着我,并带我到这里买糖果请我吃。
那些年,我们的关系不是一言两语能说清,然而,硬要解释,我们无法缺少彼此。他的身边不缺铁党,可在他最软弱无助时,他就只会叫我陪伴着他;而我,在还未了解真正恋爱时,已经被他的一举一动吸引住了。后来高三时,不知为何,听信了朋友不靠谱的歪理和推测,深以为阿健是喜欢自己的,竟然在毕业典礼结束当晚向他告白。
至今,我仍深刻记得他当时的答复。他起始一副惊呆的模样,后来察觉我是认真后,眼神下意识地避开我后,淡淡地说了句,“对不起。”那一刻,心痛得快喘不过气了,明明已策划倘若被拒绝,会装着不在意地轻松带过;可事实上,自己只能任由不争气的眼泪直流,最终还以当场逃走作为告白的結尾。之后,因为实在没脸面对他,我在事后的一个月后,就选择到另个城市的大学念书。
没他在身旁的这两年,自己确实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把他淡忘,只是偶尔情绪低落或是有开心的事情时,还是习惯性地第一个想起了他。曾经,最要好的朋友问我,他对我而言,究竟是怎样的存在。那时我理所当然地回答,“没有他,我肯定也不想活了。”现在想想,是我太看重他,还是我太看轻自己呢?
有多少个夜晚,都在猜测,倘若那时选择不逃避,我们会是如何?如果那时选择不告白,继续做最熟悉彼此的知己,未来又会是如何?答案即使思考了两年仍无法知晓,可这也让我深深了解到,自己的某一部分,尚停留在那一日无法前进。
其实那一刻,很想直接转过身逃离,脑海也已想出几千万离开那儿的借口,但是,若是如此,未來的自己又會停留在這一天。因此,说服着自己,已是时候做个了断,一边深呼吸,一边缓缓地走向了他。
“阿健。”两年以来第一次叫出了他的名字。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怀念。他抬起了头,大吃一惊地瞪大着双眸,后来如释重担般地露出微笑,“终于舍得回来了?”

lolllo 发表于 2016-12-30 15:13:01

Moo Moo 发表于 2016-12-30 08:24
看到标题好奇进来了~想起攻陷之神~

话说……我确实有些担心现在的看似诈骗的小贩,但想到 ...

你好   谢谢啦~虽然我不知攻陷之神是什么==
老实说 每次有人来推销 我都完全不敢开门
毕竟治安这么差…诈骗还好 若是强盗就完蛋了。 {:5_269:}{:5_269:}

是要形容措手不及,不过,我还真以为有“不措”这个字{:7_354:}
错误已修改 {:5_252:}

Moo Moo 发表于 2016-12-30 15:17:44

lolllo 发表于 2016-12-30 15:13
你好   谢谢啦~虽然我不知攻陷之神是什么==
老实说 每次有人来推销 我都完全不敢开门
毕竟治安这么差 ...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是动漫名啊{:6_339:}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