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3:38

《白苏那只狐狸精》16/10 第十一章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8-10-16 00:06 编辑

目录:
(一)救命恩人

(二)登堂入室

(三)项链

(四)附送的故事

(五)一颗水晶的价值

(六)内丹

(七)幻觉

(八)修妖

(九)万事起头难

(十)但结束很容易

(十一)祝你好胃口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5:15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7-3-3 01:57 编辑

一、 救命恩人?
static/image/hrline/4.gif


我的室友陈美琦从来不赞成我跟陌生团队去露营。她总说野外太危险,陌生男人也很危险,两种危险加起来,几乎相等于“少女遭先奸后杀弃尸山野”的新闻头条。无奈她生气的模样太漂亮——作为外貌协会资深会员,我为了多气她几次,每个星期都故意去深山野林露营。
刚开始我是冲着野外露营新鲜刺激才去的。后来我才知道其他人根本不是来寻刺激,只是来亲近大自然的,因此主办方绝对不会让我们处于危险之中。久而久之,这种规规矩矩的露营越来越乏味,我越来越觉得无聊。到最后,我去露营的目的只剩下气美琦。
太无聊了。所以我趁大伙儿忙着扎营时找借口离开团队,拿了装备独自潜入森林探险。
虽然看起来很勇敢,我其实还是怕死,于是也没走太远,只在附近地区晃晃,并且随时检查方向和路线,一出状况就能马上冲回营地……然而当我很有信心地往回走时,却发现我迷路了。
这不可能!我记路的本事几乎可以媲美GPS,即使身处陌生城市乱闯也不曾迷路,怎么可能才走了几百米就回不去了?
“何夕……”
背后有人轻轻呼唤我,我大喜,立刻回头——却在转到一半的时候硬生生把头扭回原位,右手僵硬的从裤袋掏出指南针查看。冷汗涔涔。指南针疯了,像快转的时钟一样疯狂绕圈。
我听我妈说过,舅舅小时候和朋友入林也遇过这种事。舅舅的朋友当时回了头,而他拼命跑,直跑了好几个小时才跑出迷障。后来那朋友就再也没回来了,老人家说,是山林里的精怪吃掉了。
“何夕……”
不能回头,不能答应。我抱膝蹲下,卷成一团马陆,闭眼狂念佛号。神啊!佛啊!我平时不烧香,您能不能大慈大悲、大人不记小人过,让我临时抱抱您大腿?
那垂死病人的呼唤声越叫越起劲,起初只在后方,后来四面八方都在叫我的名字,越来越靠近……直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抚上我头顶,那叫魂声戛然而止。
一把清亮的声音在我前方响起:“噗。好了,它走了。”
我抬起头,因方才眼睛闭得太紧,视线特别模糊,只看见那人一脸似在发光的笑容,全身白皙得泛出光晕。
“耶稣?”太好了,真的有神来救我啊。
待视力恢复正常,我才看清救命恩人是个帅哥,大约二十几岁,身穿T恤短裤,一头前卫的银白短发,瓜子脸,眉目如画。漂亮的脸蛋上,距离眼角有点远的泪痣黑如墨,嫣红的唇带按捺不住的笑意。
“我叫白苏,不是耶稣。”帅哥开口说话,两颗虎牙明显的露出来。
我看呆了好一阵,才清醒过来,着急地环顾四周。透过重重树影,看见不远处营地上帐篷鲜亮的颜色时,我才舒了一口气。我一边滔滔不绝地向救命恩人表达我真诚的谢意,边抖着发麻的腿站起来,却被救命恩人一把按回地上。
白苏咪咪笑,伸出手对我说:“谢礼。”
我楞了一下。这不正常,不管是神话还是童话,都没有听过施恩图报的事。这帅哥难道是专门讹诈的什么现代茅山道长?考虑到我刚缴房租和学费,囊中羞涩,实在付不起驱魔费,我红着脸对他半调戏半开玩笑说:“道长,钱财我是没有了,不介意的话,我以身相许可否?”
“当然可以。”白苏微笑着说。他毛茸茸的白尾巴从背后轻轻绕过来,抚上我的脚踝。
我全身升起一股寒意,想要转身逃跑——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手伸过来,把我夹在他腋下,以一种非人类的速度往山林深处窜去。
我看着营地离我越来越远,呜呜地哭起来。
美琦,你说对了,森林好危险,男人好危险,我要回家……
白苏把我放在溪边,自己去洗脸洗手洗尾巴。我腿软得厉害,坐在一旁,害怕得一抽一抽的低声呜咽。很明显这个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我的是一只妖怪,只是不知道他想烤了我还是焖了我,或者他比较喜欢刺身。
“喂。”白苏妖怪唤我。
我猛然震了一下,身抖如筛糠。他见我如此,觉得很好玩,又低低喝了一声,然后迅速冲过来,把我吓昏了。
一会儿我清醒后,看到白苏正在拿不知道什么草搓成绳子,一头绑在我手腕上,一头他牵着。可能是因为他没有马上露出獠牙吃了我,又或是因为他长得太帅,我不那么害怕了,奓着胆子问他:“白……白先生,可不可以把我敲昏了才吃?”
白苏站起来拉拉绳子,睥睨我,说:“哥哥吃素很久了。”
他像是遛狗一样牵着我,一个下午都在森林里逛,一会儿给我采了野果吃,一会儿带我去抓小鸟。慢慢的,我知道他只是心血来潮把我抓回来当宠物玩,没有杀意,于是试着跟他交涉让他放我走。可白苏一口拒绝了,大概是因为他还没玩够。
以前我总以为自己是花痴症末期,要是有机会和这样一个美人共处,我绝对可以把什么都抛在脑后不顾;现在我才发现,就算白苏美得倾国倾城,我可以不要江山,可是我还是要回家……
我焦急地回想看过的漫画和电视剧。对付妖怪到底有什么有效的法子呢?白苏化形后的特征看起来像狼或狐狸一类,除了吃素,其它的习性应该和狼或狐狸差不多吧?想到这里,我悲哀地发现,生物科不及格的我,根本想不起这两种动物的习性啊!
我又哭了起来。
白苏觉得我有点吵,又塞了一些食物给我吃。我使劲咬碎嘴里的野果,继续放声哭。他看我哭,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仿佛感染整座森林,虫鸣更悦耳,风更温柔,流水更欢快……这妖怪有魅惑的能力,只是笑,就让天地为之倾倒。
“何夕,你想回去?”
我哭得说不出话,直点头。
他皱眉,露出为难的样子说:“可是你刚才说要以身相许报答我,你不能离开我,怎么办好呢?”
不能离开你,但没说不能离开这座森林啊。
我灵光一现,说:“你和我一起,我带你回家。”
白苏摸摸我的头,眼里有什么阴谋得逞的笑意,抱起我快速地在树林穿梭。
他在我耳边欢快地说:“我们回家咯。”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7-2-18 16:23:16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5
第一章 救命恩人?




这是要带妖怪女婿上门见家长的节奏啊~~~XDDDDD

六月 发表于 2017-2-18 17:43:53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5
第一章 救命恩人?




啊啊这样的题材太吸引人了我决定追下去!!!{:6_287:}

Moo Moo 发表于 2017-2-18 18:37:50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16:05
第一章 救命恩人?




看到10重出江湖傻眼了,看到故事题材更是傻眼了,好神奇的一个故事{:4_100:}

以前10都是写男生视角,这次难得是女生视角,10出品必属佳作,墨咖孩子太有福了

ps:人鱼写完了吗,好喜欢那个故事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21:13:48

夜昼恒非 发表于 2017-2-18 16:23
这是要带妖怪女婿上门见家长的节奏啊~~~XDDDDD

到结局都应该见不到家长了~毕竟调戏帅哥这种事,父母不牵涉其中比较好~{:6_283:}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21:14:20

六月 发表于 2017-2-18 17:43
啊啊这样的题材太吸引人了我决定追下去!!!

你也喜欢玄幻?你也喜欢调戏帅哥?{:6_287:}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21:20:29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7-2-18 21:21 编辑

Moo Moo 发表于 2017-2-18 18:37
看到10重出江湖傻眼了,看到故事题材更是傻眼了,好神奇的一个故事

以前10都是写男生视角, ...
牛牛折煞我了,哪有你形容的那么夸张{:6_309:}

人老了,心境也变了,写女性比较容易啊哈哈~至于人鱼……别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混过去)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21:24:08

本帖最后由 一零 于 2017-2-21 20:04 编辑

二、登堂入室

static/image/hrline/4.gif


回到营地时已是黄昏,团长训了我一顿,并对我男友临时闯山把我无声无息带走这回事表示强烈不赞同。
我男友——白苏叫我这样交代他的身份,因为他的美貌和我的平庸比较之下完全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他觉得当我哥的话根本没人相信。

基于营地里严格来说都是陌生人,露营的这两天我毫不担心白苏会被发现不是我男友——反正是或不是也不关他们的事,我担心的是回去后要跟美琦坦白我被妖怪缠身,还是就冒着被她弄死的生命危险,跟她说我露营时遇见一个帅哥然后把他拐回来同居?

如果我让白苏的妖怪身份曝光,他会不会杀人灭口?吃素不代表不会寻仇啊。

白苏温柔地摸摸我的头,漂亮的红唇凑近我耳边,在外人看来就是情人间的亲密耳语。他低声威胁我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不是人……还有,狐狸本来是肉食的。”

他笑着看我哆嗦了一下,掰了一半玉米给我吃。

当我背着登山包领着白苏回到合租屋时,美琦正半躺在沙发里捧着笔电吃坚果追韩剧,双脚随意地放在茶几上。她听见开门的声音,一转头看到白苏,立刻把脚放下,斯斯文文端坐着,和白苏打了个招呼,并用眼神谴责我没事前通知她有朋友要来,害她形象崩坏。

我呵呵讪笑,支支吾吾地介绍白苏:“我……我男朋友,白苏……”

美琦脸色变得凝重,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看。十年的交情,让我看得出她现在正在推测事情的来龙去脉:哦这家伙居然在野营乱搞男女关系……

她以为我不珍惜自己,所以一下子生气了,跳起来要把我拖进房间治一治。在她抓到我的手那一瞬间,白苏开口了:“等等。”

白苏的声音不大,很柔和,但敲进耳膜的当儿,我突然有点眩晕,恍恍惚惚的。再看美琦,她居然呆呆站着,眼神发直。

白苏的眉眼散发一种吸引力,专注地看着美琦,声音如淙淙流水:“我不是坏人,在这附近有一份好的工作,我会住在这里,方便照顾何夕。”

“嗯。”美琦答。然后她便不当一回事般,愉快地坐回沙发上,继续专心追韩剧,还跟我说冰箱里有起司蛋糕,叫我们俩自己去拿来吃了。

我回过神来,觉得刚才似乎被魅惑了,回头瞪了白苏一眼,想生气,又碍于小命握在他手里的原因,把气吞了下去。他露出虎牙邪笑,轻松地把我拉进房里。

白苏就这样住进了我房间。我怕他不高兴,不敢叫他打地铺,可我又不甘愿每个月交了昂贵的房租还要睡冷飕飕的地板。我想,也许狐狸根本就不介意睡地上?毕竟深山野林也没有床吧?思前想后,我决定不提出来讨论,直接装傻装困,在他睡之前爬上床,大字型摊着睡,希望他有自觉点找张椅子睡了,或者半夜出去找猫玩,不要来跟我抢被子。结果,隔天早上我发现自己抱着一只白狐醒来,画面和谐得像是主人和宠物温馨的早晨……

白苏一点也不介意跟我同床共枕,他一入眠就变回狐狸,男女同居的尴尬完全不存在,毕竟谁会因为和宠物一起睡觉而觉得尴尬呢?啊,我是说他把我当成宠物。

我不知道白苏跟着我回来,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无忧无虑、无欲无求的妖怪,放着大好山林不要,跑来人类熙攘纷扰的城市干什么?我想问他,但我和他没那么熟。

白苏和我“同居”后,我每天照常上课、逛街、吃饭、睡觉,几乎没什么变化。而白苏似乎也不像在森林那会儿那么变态,天天牵着我遛了。他闲时喜欢逗楼下的猫,去公园散步晒太阳,追韩剧,把我冰箱里的肉拿去丢……他竟然丢我的一大包培根,他竟然丢我的宝贝三文鱼块,他竟然敢!
我想不出他为什么不敢,于是只好默默流泪,从此不再把肉类带回来塞冰箱。

他大爷每天不事生产,伙食由我这奴隶全包。还好他吃得不多,只是特别挑剔,买给他的食物必须是全素的,而且不能有面粉做的素料——他讨厌那种虚假的合成味道。养一只吃素的狐狸不麻烦,最多我自己吃的份量减少些罢了,还不至于负担不起……只是我想不通,白大爷为什么连我吃的都要管。他不吃,还不允许我吃了!他强制规定我必须跟他吃一样的食物,我挣扎,他就开始催眠我、魅惑我。

起初,我以为白苏是担心我在他吃的那份下毒,于是暂时妥协,找机会藏着掖着两只炸鸡腿带回家,躲在厨房吃。结果他嗅觉敏锐,马上发现了,在我咬下去之前神速地抢掉鸡腿,开窗丢到外面,然后一脸得意地对我微笑。那条抛物线成为我好长一段时间的梦魇,有时我还会半夜边哭边啃着手臂惊醒。

我天天都在祈祷他哪天跟外面的野猫跑了,再也不回来。

其实白苏的存在也有好处,至少美貌让人心旷神怡。而且他逼着我跟他一起吃素,我是越来越苗条健康了。

而自从美琦被白苏魅惑过,她对他完全没有意见,就算我们表现得一点也不像情侣,就算白苏从来没有洗过衣服可身上的衣着天天不同,她也丝毫不起疑。美琦后来也不常追韩剧了,把笔电让给白苏看剧集,然后和我窝在沙发里,对着白苏的俊脸发花痴,讨论白苏像哪个韩星,幻想他出道后适合拍什么类型的片子……

观察白苏种种行为,我很肯定他对我没兴趣。他花在对月光修炼的时间,比对着我的时间更长。于是我更疑惑了,他到底跟我回来干嘛?




六月 发表于 2017-2-18 21:50:54

一零 发表于 2017-2-18 21:14
你也喜欢玄幻?你也喜欢调戏帅哥?

哈哈,没错!{:6_287:}
页: [1] 2 3 4 5 6 7 8
查看完整版本: 《白苏那只狐狸精》16/10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