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咖啡·殿

 找回密码
 進來坐坐吧
搜索
查看: 789|回复: 24

《忆·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8 17: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興趣嗎?那就進來坐坐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進來坐坐吧

x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20-8-17 19:24 编辑
7 b7 r7 s  m" y/ h* q+ v
! p* V1 [. |+ u' m2 D6 z. W- `& I《忆·爱》
0 Z9 x7 V/ y( \2 F9 y! `; E/ M( j# a) j) e: @9 X! z

, r/ X8 l- {+ H4 Y
爱有千万种,尝过美酒后总怀念孩提时期的果汁,那时对于“酒”是百般抗拒。你说我被酒诱惑了?不,残酷的现实可曾诱惑过你,我们都无法抗拒现实,所以才在这里品尝美酒。
" s7 s  }( w- G- ?1 ^) ^7 C
来自吉隆坡的男主艾伯斐大学毕业后,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决定,他展开了一场背包旅行。这是一场体验各种爱情的旅程,或许不尽甜蜜,会让人品尝到幸福的酸涩感,呼吸到冰冷的雨天气息,或者还有令人心碎的离别。

$ G2 m6 C3 ^' L* d/ e7 b, i
第一个地方,怡保,故事围绕在菲语咖啡店发生。
& W9 D# j0 L. T
; Y8 ^3 S/ ~! G& T: |0 ]. ~
*这篇故事,我打算拿来参加比赛,所以应该只会放完怡保篇(我绝不会说完全没存稿,也许会变成一个坑)

9 n6 j, {- y; e' m9 V
第一章 旅行开始
第二章 菲语咖啡店
第三章 第一天工作
第四章 爱慕者
第五章 怡保
第六章 咖啡与酒
第七章 中间人
第八章 积极的守良
第九章 还有爱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17: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20-7-24 01:58 编辑
, l% B4 z4 B. h! ]1 b6 F, ]( c) h* `; q6 U
第一章 旅行开始
+ o# I2 z3 T# G: u4 D4 l  ^- j1 a
在繁华都市裏成長的艾伯斐大學畢業了,而他畢業後做出的第一個決定讓所有人大跌眼鏡,他選擇了一場背包旅行。( R2 m/ Z1 W' M! @0 ^+ [
  |( T5 U# j# l" W2 z. }$ S1 P2 |. E
當然出於金钱問題,他只能在國內進行這場背包旅行。第一個地方是怡保,離開了火車站,走了很长的道路,终于來到了一家咖啡店。第一段旅行里,這是艾伯斐與菲語咖啡店的故事,謝梓菲的菲放在前方,林曉語的語放在後方,在這兩人的愛情裏,艾伯斐只是一個記錄者,記錄這兩個月的故事。1 J$ d1 i: e6 q/ k; C9 y; ~9 z
# c3 ?$ y: T+ n$ g
「你好,請問這裏還招人嗎?」艾伯斐背著一個褐色大背包,這就是他的全副家當。* N8 B, j7 P1 Y" J
/ v1 ~5 I& r$ E3 o- B% u! F$ r8 f
菲語咖啡店是一家才開張三個月的新店,裏面的裝潢以木質為基調,暗褐色的櫃子上除了擺著咖啡杯,還有許多的毛絨玩偶。每個客人一進店裏就能看到正前方有一個巨大的玻璃櫃子,裏面裝著一只巨大的白色熊玩偶,雙手捧著一杯咖啡。6 y8 |# T3 K( R% @$ `

& j' _& A' i8 V0 Q# T「是的,请问你有泡咖啡的經驗嗎?」一個身材高挑的男生走了過來,臉上带着溫柔的笑容。
9 @9 y! `1 T4 D) ]) A3 @4 X! }& Y' N  D; }2 U/ F
艾伯斐尷尬地笑了笑回答:「這個真不懂。」
7 l4 H2 R- s) ~$ l( p7 w6 z7 l7 R6 m
高挑的男生眉頭皺了皺,再次問道:「那你打算長久做下去嗎?」0 J. x5 V, S6 a7 ~0 c& x
# q" l" T7 s" L+ k4 o
艾伯斐微微抬頭思考了一番,爽朗回答道:「不會,大概只在這停留一個多月吧。」
7 _5 F' h2 h8 n4 P- ?/ N" o' A; Q
高挑男生臉上笑容逐漸消失,眉頭皺得更深。5 e. J/ q% Y* ^' g$ y

( \/ h& ~; U$ A& ~/ q5 k正當艾伯斐準備彎腰道謝離去的時候,一把女聲傳了過來。
6 K  J% W7 w* H& S! s
" K5 L- x0 g8 i7 b+ a) ^「你喜歡咖啡嗎?」
/ b* ~1 [! }; b' i5 t8 Y7 A# J. d2 E0 v3 y, E. @! a4 v
艾伯斐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當初第一次喝的咖啡是跟她吧,人生中第一杯摩卡。濃郁的巧克力掩蓋了咖啡那略微的苦澀,就像她臉上的笑容,讓平淡的大學生涯變得美好。
. C( F3 B3 O2 n* k8 h  i3 o4 w/ W( s  V/ h. l
聲音的主人已經走到高挑男生的身旁,她大概比男生矮了半個頭,咖啡色的長发扎成马尾,浅浅的眉毛和大大的瞳孔,肉肉的脸颊让她看起来很是可愛。
5 w+ {8 v6 O& x3 {( M: z
+ |5 o2 n: q5 F4 y% H「恭喜你,成功應聘了。」
# D& g! H+ j$ p7 J9 }& Q
; T  D( }7 U+ ]# I& L0 A/ Q/ O艾伯斐對這突如其來的回答感到吃驚,臉上的表情頓時凝滯。/ |: k7 ]' `" H  `# o0 D8 ~
0 v/ M/ ^1 M. f
「梓菲,這不太好吧,他沒有一点經驗,而且教會他如何泡咖啡,他也只能做短時間。」男生對於女生的草率決定感到無法理喻。
3 J8 H* p& @& n
& K0 R, X- g! I) a女生凝視著男生的眼睛,右手食指在制服上的“菲語咖啡店”指了指。
3 H5 ]- ?3 H; f4 g+ |# @3 m: A; d( @0 C
男生無奈地苦笑了一下,一切塵埃落定。謝梓菲說要開一家咖啡店,所以林曉語陪她,店名叫菲語,這裏梓菲的話語有著一種決定權。" ]% i- T; V/ B! R
* _. ?- k, N& {7 t# z! a
艾伯斐簡單地做了自我介紹,曉語就讓他第二天再過來工作。伯斐很幸運地找到了工作,但還需要解決第二個需求,住宿。在這一點上,梓菲和曉語都愛莫能助,只是推薦了一些性價比較好的旅館。4 W9 \) u% E2 x- _+ ~1 V
' n# P% E0 b$ j7 p3 S" Q$ S* ^0 O
艾伯斐走了大概半個小時,看到了一家“安和旅館”。1 l/ e9 z5 G, y" d9 Y
  j1 H8 D0 s+ u" ]3 @6 D5 |
「這就是梓菲她們說的那家旅館吧。」伯斐看了眼旅館外的報價表,上面寫著一晚55塊,再看了看自己的錢包,粗略算了算也才5百塊,信用卡裏也就1千塊,這一千塊可是緊急備用金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千萬不能用。
7 c, q" y+ S4 v+ y
& W$ @1 @! T5 ]- Z% G伯斐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走去,前方遠處是幾棟老舊的公寓,路上聽人說那裏也有屋子在出租,價格可是超便宜的,不過條件並不是太好。
& @% m! y) e: S  |& v
! w: g4 Z# f3 [3 @" U. ?又再走了15分鐘,伯斐終於來到了公寓前,汗水早已打濕衣服,伯斐圍著公寓繞了一圈,看到有好幾個關於租房子的廣告,上面各有聯絡號碼。伯斐站在其中一個黃色的廣告海報,拿起手機就撥打了號碼。
2 `+ l: e# I. E: b1 X, n1 T
1 f. y0 n0 T, G* ^( D) C1 B1 @3 ~「嘟,嘟,嘟......」響了幾聲後,緊接著傳來忙音。( f2 k6 x) g# q# p* L. H0 S

1 R! [7 [) V) h伯斐再次按了撥打鍵,打算這次電話再不通就換另一家。此時有人喊住了他,右耳聽著熟悉的嘟嘟聲響,伯斐下意識地將左耳轉向聲音的來源。& h  ~6 ~! C# m9 h
! M4 B' p" ~. D
一個穿著带领T恤的中年大叔站在他身前,大叔的臉上烙印著明顯的皺紋,衣服看起来也有一些陈旧。
6 I1 \' C2 ?8 c& t: P; [
  k  g# q9 }1 e9 x7 E$ @, Y& ]& \「外地人想找地方住是吧?」
/ i* p8 I4 r% q) _+ R
8 G$ U% B; @0 `! K「嗯。」伯斐點頭道。  ~% ^1 e( P7 t+ T- v7 w3 s7 W/ W
' x0 ]; k4 \" S# w" Q0 M, n
此時電話恰巧打通了,另一邊傳來一把急促的聲響,那人似乎在忙,儘管聲量不大,但聽得出語氣很是不耐煩。6 f' A" _/ i, M# n
& G& V8 N, u+ N
「誰呀?是找房子嗎?」( @5 C$ a, V, }. j7 W* L: F

, i, d- {' W9 x/ c# t$ {) I2 b「走吧,我帶你去看房子。」中年大叔說著,然後用手勢示意伯斐掛掉電話跟他走。5 k0 _5 H8 i+ |
, M" P* W# S2 x9 T
伯斐久久沒有做出回應,電話那頭的那個人喂了幾聲後直接罵了一句不堪入耳的話,接著就掛掉了電話。* q) ^: o0 Z" o# L, Y

% V& e" ]; R0 V' k) l伯斐跟著大叔來到了公寓A棟3樓,這裏沒有電梯,只能爬樓梯。大叔爬樓梯時也顯得有些吃力,還抱怨了一兩句。7 J5 O2 C0 S6 q. P9 ]
+ p% D  d8 G: ^# O
來到門牌號為307的房子,大叔停下了腳步道:「就是這裏了。」看起來單薄的木門前有一扇看起來很堅固的鐵門。不過在這樣破舊的公寓,应该没有小偷想要來光顧吧。
" @6 ^$ j, k$ C* S( J0 o
2 ?$ ]' k2 p3 |; v9 r3 @6 G大叔的思緒逐渐飘远,忘了此时应该招待伯斐這事,而是那個在某座大城市工作的兒子。
! _+ r- v' y7 G3 p; x1 G  V+ f& P6 Y  O" d
大概過了5秒,大叔回過神來拿出口袋裏的鑰匙,打開了兩道門,示意伯斐進去之後,便看著裏面熟悉的景色。
. ]6 q7 _, K; [' R9 S8 [+ {5 l  b  \" T! X! `( v/ _
房子裏面的架構很簡單,只有一間10平方米的臥室,一個小廁所,和一個狹小的空間放著一張紅色塑膠桌子,能讓兩個人同時用餐。這裏沒有長期居住的痕跡,看來應該是大叔的舊房子,但讓伯斐感到訝異的是這裏真的很乾淨,大叔一定是每隔一段時間就過來打掃吧。
. Y; f! q- M7 X& h0 {
  L+ ^+ \$ p# S# Y. K2 X7 h「其實這裏也就這麼大,沒什麼好看。這間房子就租你一個月400塊好了,怎樣?價格還算便宜吧,包水電費。」5 H9 u: A9 C3 h5 v. N3 X
/ c& g' Z% @1 F. Z
伯斐心裏掙扎了一番,終於還是說了出口:「請問價格還能再便宜些嗎?我剛從大學畢業,身上沒有多少錢。」
, I, \6 u: P' A: K  X
! v) @3 ]! q+ m大叔打量了伯斐一番,隨意道:「那就收你250塊,另外在離開前幫我打掃好房子。」% i; O* [& _2 a; o
2 Y. s( ?+ l7 c% d
伯斐臉上浮現出愉悅的笑容,他還真沒想到價格竟然壓了接近一半。他高興得就想從錢包裏拿钱付款,生怕大叔反口。
; G! T" Y' R% ~( P" v$ _! B
) [% ~, X( L- `. Z$ O7 ^( m0 w6 m- g大叔看著眼前這個稚嫩的大學生一陣無奈。& x; f7 u- H+ m9 W
6 K) {# |/ a. R8 |8 z7 p
「你先給我150塊預付金就好,剩餘的钱最後交還房子的時候,再交給我就好。对了孩子,你叫什麼名字呀?」7 t# e9 W4 m# C

! b! Z0 m7 U! b$ x6 N「艾伯斐。大叔你呢?」
  N# O8 |( r- M, d, ^) c
2 h) D7 _" Y# l1 _/ P「叫我陳大叔就好。」
发表于 2020-5-18 18: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煤炭精先进来抢沙发,殿里少有被煤炭精抢到的沙发XDD
9 `+ a3 q7 G$ h( _, J& i
5 U" p/ g1 V# h. W. t: X要比赛的作品放这里没关系吗?放完怡保篇有三万字吗?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19: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繁荫 发表于 2020-5-18 18:41& R9 \, V2 m9 A' G
煤炭精先进来抢沙发,殿里少有被煤炭精抢到的沙发XDD
1 W" }6 E1 A- c# ]9 y+ O% J3 m
要比赛的作品放这里没关系吗?放完怡保篇有三万字 ...

+ E$ d# q6 S8 B比赛要8万到12万~似乎后面50%的内容没有发表就可以。(目前最主要是先写完~哇哈哈)
5 w5 i9 g3 o, |$ y
 楼主| 发表于 2020-5-19 14: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20-5-20 17:43 编辑
& T0 ^& {( ]1 T3 y6 `3 C+ F0 R) R# y5 w( G1 l  K: X" w
第二章 菲语咖啡店! _1 M' A  X$ H) `
5 ~& O% l/ Z( j" V! t
坐在红色塑料桌子旁的塑料椅子,两个人聊了将近半个小时。话题大多关于大叔的儿子,此外就是伯斐独自一人出来旅游的事。一个人大学毕业,背了一个包就跑到外地旅行,大叔能感觉到伯斐的内心有一个结,但孩子们不想说的时候,作为长辈的也很难强求。- c% d' n- n: R  T

/ E) m% y' U7 A$ Q「如果工作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联络我,我可以介绍你一些工作。」) `# @8 u7 F' P* G: `) ]% c

1 J1 ?0 }! M( u* r1 B/ ~伯斐感觉自己实在太幸运了,「陈大叔,真的很感谢你。不过我真的很想在咖啡店里工作和学习,希望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8 m, ?8 O$ z1 b  W
. x9 Y& m: @3 b$ y3 u1 ^# T陈大叔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道:「时间也不早,我要赶紧回去了。」说罢,大叔站了起来,松了松骨头。* }+ W) C8 n1 c( R8 Z4 w1 v
, l: w5 d3 x6 w6 h1 e, L
「再见,陈大叔。」7 L0 F) M4 l3 {: l" z2 T/ V- P' P
5 U- }) @. {% H* k  H! S! ]
「再见,伯斐。祝你工作顺利。」( j: R9 [9 W/ `6 w" ^

, R* O! S1 U% X陈大叔离开后,伯斐并没有马上洗澡,而是到附近来时经过的二十四小时印度餐厅。印度餐厅的装潢有些陈旧,一些客人见到店员就爽朗笑着打招呼,看来这间印度餐厅应该是老店。随意点了个炒快速面,一杯奶茶,就解决了晚餐。
- p+ I( ^  J) a# |& m' q8 [, N! |1 v
' D  p5 k8 g0 {3 g& U伯斐离开时,差不多是8点整,餐厅里的顾客不减反增,好不热闹。以前陈大叔与他的儿子一定经常来这里吃饭吧。$ K% ~: z; K0 }4 {- n, \6 X

5 ], E. r5 G8 [" M. a- L。。。8 e4 j# ?$ W0 S% b! P

3 r. F2 i- m2 v% q$ a( g早晨的阳光虽然不让人厌恶,但那略微的热度还真让人难以忍受,尤其是从住宿的地方到打工的地方要走45分钟。" g: A# m7 q$ w( d0 `' E) L0 ?3 d
! @7 V+ `7 C# G; X0 {
「看来下次要先找到住宿的地方,再找工作。或许我可以先租一台脚踏车。」
% [5 a. l& a  t! ~- \0 g3 y2 V) s; Y: F' g7 h
早上的街道只有寥寥数人,来到咖啡店的时候已经是8点45分,前一天晓语店长只是说9点来报到,做一些准备工作和叮嘱,10点咖啡店就会开门。
& a# u0 X6 b* N
1 M" B0 G8 X  }  S2 B看着眼前挂着「closed」牌子的咖啡店大门,伯斐只好再与晨光共度一段时间。
4 G4 L3 `9 h) O* x: ?
; {2 d9 j+ P2 }: J+ D/ Y2 I: [「不好意思,咖啡店大概10点才会开门,这位客人或许您需要先到别的地方逛一逛再回来吗?」
7 f- Q1 c3 S' P3 y/ t, f  Y7 }! }
% n/ o. l; Q7 |1 W伯斐看着这个迎面走来的短发少女,白皙的脸蛋上挂着一副黑色的厚重眼镜,简单的T恤搭配一条牛仔长裤,浑身散发着高中生的书生气息。( C7 ^0 n/ s- O8 g( @+ k
$ r: p& t. S8 J6 \% J$ s, n
伯斐对这位看起来应该是自己同事的女孩笑了笑道:「你好,我是艾伯斐,叫我伯斐就好了。昨天侥幸应聘成功,今天第一天上班,请多多指教。」说着,伯斐伸出了右手,打算示好地握个手。% e* w* M! p, j, F
; H1 M( ~8 M/ ~: x3 w9 J* l  n
艾伯斐的外貌清秀,大大的眼睛里藏有黑洞般吸引人的眼瞳,高挑的鼻梁,在学校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小帅哥。女孩看到这个原以为是客人的帅哥突然向自己伸出友谊之手,心里的那头小鹿开始躁动了。
* ]. U# @: J/ g3 h& C, k" {' i  ?) U7 G! Z: c' M# _' x& y
「那个,你好伯斐。我姓聂,名可婷。今年中六,每逢周六和周日会来这里上班。身高...」说着说着,她发觉自己介绍得太多了,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微微低下了头。2 P) W. g# S2 ~2 `" q

: A( g1 l8 j* [接下来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任偶尔吹来的风拂过。一辆接一辆汽车将街边的停车位填满,菲语咖啡店前有两个放着障碍物的停车位,地上还有很大的「RESERVED」黄色字眼。
) V- o" S* d" e. z* ^0 V
' Q/ ^3 N' U* c4 T这时一辆白色的本田驾到障碍物的前方,可婷急忙前去帮忙移开障碍物。车里有两个人,店长晓语和梓菲。+ e4 ?5 h$ {9 z) x0 [9 X* w- x
- U" [* t: Z6 X, j& y
「大家早安!」等晓语停好车后,梓菲率先下车道。. f- h, j/ u8 @3 ?; m& U5 z( e
8 a) K8 [7 B0 E  W0 Y. I4 Q+ ?. X
「早安!」伯斐和可婷异口同声回复道。
# ]  Z2 S, L- \. x# e# X2 \8 b- e6 C' s+ L0 y
「你们两人都互相认识了吧?」梓菲才说完,两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z0 O' {: @- X2 Y, }
6 b1 u0 X: B$ t8 @# [5 o1 }
「那我们就准备开店吧。」说着,梓菲从手提袋里拿出钥匙开门。
) @6 J  ?/ f0 s5 B2 C8 _
8 `9 K  K7 S9 L( c7 E四人进到咖啡店后,晓语吩咐道:「可婷,你先带伯斐去熟悉一些基本的事务。」2 T+ \# e0 G2 r. d% n0 V5 n# I  |
" H/ p5 P( X( @' f9 e' E/ Q
「好的。」
  G+ J4 |) c2 {( [1 J# h5 y* y. q9 Y
3 _9 f$ M* T0 k伯斐跟着可婷学习着开店前的基本工作,抹桌子、检查存货、洗厕所等等。店里的音响系统里播放起薛之谦的《演员》,低沉的歌声瞬间充盈整间店,随之而来的是逸散在空气中的咖啡香气。' s' E8 b9 }+ N" t
& I# C) O, l8 K( A: Q5 I# u- [
这是一种让人感觉舒适的美好环境,思绪变得宁静,研磨咖啡时发出的声响,完美地融入这首宁静交响曲。
; t4 }- k/ ], l9 B8 t5 [; Q
" S* ~; v* x4 Z4 O: @「伯斐,你想喝一杯咖啡吗?」梓菲在工作台内问道。8 Z0 L* j! F1 G$ V5 O" ~

" R0 ~2 x6 ?$ j- `; n伯斐有点疑惑,第一天上班就让老板泡咖啡给自己吗?虽然自己也不会泡就是了。
! O! i2 U5 s* t
0 ~, n3 n: Z4 W. V) [1 D& T6 d「这是我们店里的规则,早上开工前必须喝一杯咖啡。」可婷小声对一旁摆放着餐单的伯斐道。% O! ?$ N% U3 s) C, E) r; }9 |
/ I+ r- b, C$ z& J- B
原来还有这样的规则呀!7 S+ X3 p( ]. b4 ^
; o1 p+ Y& q: w6 ?# q9 ?
伯斐想了想决定道:「我要一杯卡布奇诺,麻烦你了。」. p: v* X. O* z9 Y8 H; Y- }4 W* Y

3 ^& ]. X  b, {* F/ H% s) K% E「好的。」梓菲回应道。
/ d" ]& G( m% T& }
2 ]8 {( T3 H6 N& J7 d: a; @( k为什么自己会点卡布奇诺呢?这真的很奇怪呀,自己一直以来都只喝摩卡,听说卡布奇诺挺苦的,自己应该喝得下去吧,不过美式比卡布奇诺还苦,真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喜欢喝美式。( }+ V+ w, D! S, ~* |. E3 i/ s

* g4 h% {5 E/ j! `8 X+ G% ~0 O) c大概9点45分,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可婷带着伯斐走到柜台,那里摆着四杯咖啡,两杯卡布奇诺,一杯摩卡和一杯拿铁。咖啡冒着热腾腾的气息,可婷拿了那杯摩卡;梓菲拿起拿铁;伯斐和晓语则是卡布奇诺。
3 Y, p8 }, R" M  `( t( p3 J, o6 Q
( F9 j# s! d+ m浓呛的咖啡味和阵阵奶香涌入鼻腔,伯斐轻轻啜了一口,咖啡的苦涩感并不突出,这应该是牛奶的功劳,浓厚香滑的口感让咖啡的苦涩变得自然。
2 ?8 F3 V6 \/ k9 r( t- A8 u# S% L8 ?# i6 C7 X
「怎样,我的手艺还不错吧?」梓菲打趣道。
/ ?4 O( U2 V) s0 ?% f1 l9 W! Z4 `
' }# T- \: d* V! B4 {「很好喝!」伯斐将咖啡放到桌上道。7 o/ X0 Q" {0 j9 |% Y* R. d+ R

! A9 U; G7 m" ^' l' `, [7 W5 f9 o晓语笑了笑道:「算你有品味。你要是敢说不好喝,我就让你品尝什么叫做不好喝。」
; z% Q" `: @( N) s
$ w4 j' H( d' U0 a" G" y$ H梓菲瞪了晓语一眼道:「怎么,你是觉得我会泡得很难喝是吗?」# y4 f5 _+ _' A# C1 Y( U. z

: L" S+ l) x; ?2 a- J* w; v「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伯斐或许不懂得欣赏。」晓语连忙解释道。
( ^) N( y% Z0 Q+ a# d6 ^
1 l) J. C+ N, ]' x. c' F8 c梓菲和可婷不禁笑了起来,四人在这开店前的时光里,享受着咖啡,愉悦地畅聊起来。伯斐也渐渐融入了菲语咖啡店,那种独自一人背包旅行的不安感,消融于手中的那杯卡布奇诺。2 f4 c( n9 b' w$ I" m, E' M$ ~
* `% X' S$ u- B- K4 s
店门口的「closed」翻转过来变成「open」,菲语咖啡店开始营业!四人挂着阳光般的笑容为你服务。% d- o% ]7 G2 h+ u2 X4 b$ ?

. a+ C# C" C5 K9 u" m( Z7 X「欢迎光临,菲语咖啡店。」
 楼主| 发表于 2020-5-20 16: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20-5-20 17:39 编辑 3 h) ^; ]; l/ k

1 Z: |  J/ q+ q9 d) H第三章 第一天工作
9 M% K! |& p" ]! L
6 [! G9 f/ W/ V星期六的咖啡店有很多客人,大多都是年轻人,交谈的声响掩盖了音响播出的音乐,热闹起来的咖啡店是两个老板喜闻乐见的事情,每个客人享受着香醇的咖啡。& F" D2 G& {# G8 D/ J! r, o

9 ?! B$ E, O) T3 ~* g「梓菲,今天生意不错嘛!」一个身穿条纹T恤的女生走到吧台道。. H% \3 v! U$ Z/ X' w( n
; B0 x' i1 F& u* V5 T
「还真是稀客,什么风将你吹过来呀?」梓菲笑着回答。( A# K$ K+ z1 Z8 z8 V

* k8 `# h& z/ S0 Y「没什么风,纯粹是想喝咖啡。给我来一杯espresso,谢谢。」5 t; R! r' A0 [) e# E7 E
4 Q- q3 _% m. K5 p+ s" r4 H
「好的。」
$ {9 }& K3 y; S% R; j: S( [; G2 w, n3 t' _: p
「对了,梓菲。那个男服务生从哪里哄骗回来的呀,蛮阳光帅气呢。」女生看着正在点餐的伯斐道。
" e; N. h( L, ]
( M5 S" b- l  F「什么哄骗,你可别乱说话呀,被别人听到还以为我这里是黑店呢。」梓菲一边泡咖啡一边不满道。/ L) d2 B) Z7 c" I- D
3 X( |" f3 M( a: F7 z) T% |
女人看了几眼伯斐后,便刷起手机。" I; F& x. J5 p5 N5 v: d$ a

- t! J1 U" M4 ~$ ]3 |8 H「婉月,你觉得伯斐怎么样?」梓菲将意式特浓咖啡递到婉月面前道。# O1 j: u+ a7 W
7 q7 W. `( U- v* O
「你说什么呢,我可不喜欢比自己年龄小的男生。」婉月撇了撇嘴,「不过他这种类型应该很受欢迎。」说着她加了两包白糖到咖啡里。3 x2 Y: V# A# b2 {) C0 n

2 E0 z' W% E: m「即使受欢迎又怎样呢,他只是来旅行而已,大概一个多月就会离开了。」) g  D# s/ n- o. ?# r+ m- b
5 R- ^' a& Q4 m  W1 O% k
「那太伤人了吧,你看可婷对他好像有好感。」远处可婷不时打量认真工作的伯斐,那副花痴的脸让婉月一阵感叹。- k% q. N( j# n7 @9 }* _3 k
: H8 d: [- i+ O* v9 g1 R( _, {
收银台处刚好有客人要结账,梓菲急忙道:「待会再说,我先去忙。」
/ h/ }$ f! ?& c2 l8 c2 L- \! S/ M' ]" A* i  @
伯斐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他只是在尽力地适应工作环境,源源不绝的客人对他来说是一个大挑战,完全没有喘气的机会,毕竟这可是他人生里打的第一份工作!以前在大学不是忙学业就是办活动,金钱方面父母都会替他解决,家里不是特别有钱,但是父母会不停地去赚钱。3 l+ h+ T7 L( b9 Y- ], g& ^8 {
# I: d" r! Y* ^, `
这一天下来,伯斐只在放饭时间稍微歇息。终于到了晚上9点,营业时间结束,伯斐直接累倒在椅子上。; w& o9 O+ n: ~8 C6 d

; J2 Z8 _$ U: L「第一天就把你累成这样了么?」晓语从咖啡工作台里走了出来对伯斐道。
3 C3 _5 T2 {* S6 `; Y5 F/ t6 F
; t. w% A- v2 O1 d# Q2 P1 D9 G: _2 {伯斐顿时弹了起来,有点慌乱,晓语的样子很严肃。
1 b6 Z0 g& U7 W  f( i$ w-
- _* R+ A: {3 p9 I2 C「今天的确很多客人,而且伯斐才第一天上班,表现也算不错。你说是吧?可婷。」梓菲道。5 D& k0 H; M/ C
/ C, e; E5 g, x; z! H
还没等晓语转头看向她,可婷就点头道:「伯斐很卖力,很勤劳,帮了很大的忙。」
" U1 ]! U9 a4 Q' m4 m/ }5 J# R8 h8 P% ?5 I6 r6 a7 V1 X; Q! h
晓语不禁露出笑容,拍了拍伯斐的肩膀道:「辛苦你了,我们这里其实也就星期六比较多客人,主要是学校课外活动的关系。」
7 ^& w' P: \0 W6 T7 V8 [7 @% }3 z
伯斐紧绷的肩头立马放松下来道:「不辛苦,应该的。」
1 U( F. d% x1 x0 h2 s: l
8 U  T/ G; d1 q; M9 T1 i3 ^接下来,四人分头清理一番后,今天的工作就算是正式结束。
5 z1 S1 Y  d0 ]& {# y6 m! m# o$ Z$ g, @( V! G
「伯斐你住哪里呀,要载你一程吗?」晓语问道。
6 S" C$ N. C/ E  w
. K: B" I1 d, |% x这可是个好提议呀!不过第一天就要老板载自己回家,这种感觉怪不好意思,可一想到45分钟的路程,又让伯斐无法拒绝。
* h8 }3 z/ p0 o" [
3 E0 _8 P  t6 h$ j6 O+ _1 `0 A9 I「我住在大华区那里的旧公寓......」
+ t# @+ O  B# m% C  s. r( t3 w) q. C' G5 x# g. B- K1 Q
「什么?」三人吃了一惊,晓语吃惊道:「你是走路来上班的吧?那有多远呀,来这里要半个小时吧?」9 S  V" Y# M- `/ Z0 p* w5 a+ p

  U$ t9 k2 s+ G, Q% a: f( }「不止吧,驾车都要15分钟,这还是一路绿灯,交通顺畅时的速度呢。」梓菲打岔道。' z+ O4 w/ j' X$ F

( I/ L# \0 v! D7 p6 D! m  U1 C「45分钟左右。」伯斐尴尬道。- K3 r" X: t* o5 v% c

/ ^+ ?% a' P1 r3 P! V* u「天啊!」2 ?" P( k- g$ Q6 b7 D

* F* b! d- D+ D7 A. [, M4 Z「我在考虑着租辆脚踏车。」/ L. D, A( t! d& Q, B( j
% d6 T; o6 C' l/ u8 k: o
「说起脚踏车,我家正好有一辆,偶尔休闲时才骑出去。」梓菲说完面带难色笑了笑,「只是骑过来是一个问题,我们住的地方离这里车程半小时。」
2 L: v6 v- l: C0 F. F% n7 Y& w3 {
4 @1 g# T% s+ n( p9 K& g9 F「我家里也有一辆,可以借给你。」可婷道。
3 x9 ]1 b+ R! H
, c' @3 v" M9 M! R「可婷家的确很靠近这里。」晓语思索着可婷的家道。( u2 j9 ~: Z( o; F3 X% C2 |, R
& P# G0 v9 y- Y" o- }
突然一辆车子停到菲语咖啡店门前,「再见大家,明天见。」可婷挥手说着,走去上车。
5 Y: B0 D5 U) L9 P
4 x5 d4 K% J6 r# q「伯斐,上车,我们也该走啦。」晓语按下汽车的遥控器上的按钮,本田的车头灯闪烁了两下。
6 W( @- Z6 b9 ]6 h* y5 B9 W$ h# d
& e. ~( E; g$ P; r一路无语,过了15分钟,伯斐就回到了公寓。
8 V% a; e- o" p- \3 J  W( G- l$ P7 g* O% S1 ~- u9 |8 R  E; L3 G
「谢谢你们,明天见。」: R: c2 l" z; R& O

& M; W. h# y8 Q' g( Z" t( x: \# p洗了澡后,伯斐躺在床褥上,疲惫的身体让他不想动弹。6 k- i, V- R; L. I+ E1 O1 i2 n
/ J" n2 R( G% d' V5 h1 L
「还真是遇到一群好心人呀。」但心里莫名有一些苦涩,又想起她了。伯斐提起发酸的右手,在漆黑的空气中一捉,那些美好的曾经跟眼前的空气一块儿溜走了,一切都没了,空空如也。5 u/ j" C0 Y& C

5 X3 C( _* {7 g  q  u! T5 H, Z右手跌回床上,紧紧闭上双眼,却关不掉不停闪现在脑海里的回忆。好想忘记,好想好想忘记,那犹如沙子堆叠而起的痛苦沙堡。
; T! A9 ~! U7 @2 n# S* Y, r8 s8 N! T+ A  N- m
忘了几点钟才睡着,伯斐被手机闹钟给唤醒时,若隐若现的阳光透过窗帘,微弱的光芒洒在房内。; G1 ~6 E9 i1 B* w) \2 j4 j8 e

3 u+ U7 t9 P6 n# H. w+ o. C拿起手机一看,8点十五分,「糟糕,要迟到了!」
发表于 2020-5-20 16: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煤炭精喜欢这个写法~淡淡的细腻,暂时不会过于沉闷~接下里就看故事吸不吸引了人,加油!
; t# z, H3 `3 Q: r! }) j0 M: U第二章 晓语的名字变成晓雨了~
5 B2 W; l- G1 K( u$ a- _第三章“那副花痴的(脸)”7 K6 x9 b6 `4 k1 b
看来会有背包旅行这个想法跟某女孩有关?2 `% B1 E: V1 O
 楼主| 发表于 2020-5-20 20: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繁荫 发表于 2020-5-20 16:24) ]2 v( |% A) r5 n9 ]8 I0 j
煤炭精喜欢这个写法~淡淡的细腻,暂时不会过于沉闷~接下里就看故事吸不吸引了人,加油!. {5 N  N  Z& _
第二章 晓语的名 ...
) P' e1 J) j2 C
其实我只写了人设和由来,,其余全靠发挥~哇哈哈哈6 G+ D2 }0 O- v0 |" M
0 |, f% }* u0 [" q
坏习惯慢慢更改中,
 楼主| 发表于 2020-5-22 23: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之幻想者 于 2020-5-24 16:52 编辑 ) o4 c6 Q& Q6 Q: H5 O. k) d

- W# n/ [: l* p- y1 p$ k第四章 爱慕者5 q% p- p6 _  E

* `) N/ }: b% Z& o伯斐到达菲语咖啡店已经是9点零五分,满身是汗,他是小跑过来的。菲语咖啡店前已经停着那辆白色本田,伯斐急忙推开咖啡店的玻璃门。
- Q# E0 H; U9 W4 A. U9 c
% V: `, _" m; s「伯斐,早安。今天迟到了呢。」梓菲从咖啡工作台探出头道。" s3 P% P1 |# m% ?% S, X7 |3 L' p4 U
; U, g% ~0 ^& O' N8 ]; X) w
「早安。」伯斐不好意思地笑着往店里走。2 U, P* E/ _% a8 m
' h$ E  L0 n1 a+ I: X3 G
「你先去洗个澡吧,整身汗味影响客人喝咖啡。你的背包里有备换衣物吧?如果你没有毛巾,储物室里有一些新的小毛巾。」晓语走出来道。
  D' R7 a! E9 C. |  B& O8 c7 s8 ^4 j( j/ i
「好的,很快。」说完,伯斐便到储物室里找毛巾。
4 k, l) v6 b& C4 Q+ k# v6 @- m4 c/ Z" F) x7 B9 r/ a, [4 A9 X
「出来后会有小惊喜哦。」梓菲在伯斐进去厕所前,故作神秘道。
3 H0 X& p) {, p9 H# B
# q0 g4 ~0 k$ ~咖啡店里并没有淋浴室,所以伯斐只能用厕所里的水管稍微冲洗身体,虽然稍显狼狈,但总比一身汗臭味来的好。# ]$ B# d1 r, g0 f; z) n9 ~- z
7 @4 a7 J% C- j+ l0 A* v
洗好澡换上备用T恤,伯斐从厕所走了出来,他想起来梓菲似乎说有什么惊喜。还没等他作出反应,梓菲就拉着伯斐往店门外走去,「快点来看看惊喜,以后你就不用那么辛苦咯。」) Z6 z' g& Q  D4 {; C% V

- B5 m% d2 `, Q# V1 X1 H) g- s店门口走廊的柱子旁,不知何时停放了一辆浅绿色的自行车,车上某一些部分的油漆有剥落的痕迹,坐垫套上也有一两道裂痕,看来这是一辆有着许多回忆的自行车。
+ }/ c0 i. k0 q& j, y8 Y
) B! h9 z4 D3 R* }7 E「这是可婷从家里骑来借你的哦,之后上下班就不用走个45分钟啦。」梓菲说着将一旁的可婷拉到伯斐面前继续道:「要好好跟可婷道谢哦。」  H) F# {# N: d: P8 h
1 G' i5 b. w3 z2 |0 h
「真的太感谢你了,可婷!」伯斐激动道,可婷的脸上泛起无法掩饰的红晕,在纯黑的眼镜陪衬下,看起来很是可爱。3 Q6 u7 K6 o8 z9 r1 l8 {1 C
$ A1 _# s! f. {: i% W! F8 ^8 a
「不客气,平时也是闲置在家里而已。」可婷回道。
! q, P' N+ ~2 d8 L1 P7 A- U) o) `4 W+ c
此时店里传出晓语的声音,「你们是想让我一个人做完所有工作吗?」2 F4 g* D% D  v& h

+ y- P& ?# G  l- j+ P* h三人似乎都听出声音里透出的不满,急忙回到店里干活。) F) u; C7 Q; w8 c

) S" c3 I1 {$ A" D( Z/ }「又是美好的一天呀!」伯斐心里感叹道。
. x' c% L/ I4 J! K& P) V" f! d, q( u1 l& C  N8 H
今天的店里比昨天少了很多客人,主要是情侣和一些带着参考书的学生。音响里播着周杰伦的《稻香》,店里飘着咖啡香,而正在阅读的客人手中书本散发着淡淡书香,一切都是那么地和谐。" P; |( L  Q' p6 C: K: `
+ d& K5 D8 `) L1 K* M% G
菲语咖啡店的门不知道第几次被打开,守良身穿着一件全黑色的T恤,衣服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白色骷髅头,黑色的宽松7分裤,感觉好不潮流。6 y& M9 D" n4 R( ^
1 ]1 y0 w, V+ K7 A  L
守良特意坐在最靠近吧台的一张桌子,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她进出柜台,而又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他露出自以为很酷的笑容,看向那个熟悉的身影并举起了手。
9 y1 \1 W3 ]$ o3 T5 }, q8 h  F) J3 P3 \0 t- @6 z
「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视线中的身影还在远方,说话的是一个比自己略高的男生,身上穿着菲语咖啡店的制服,守良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立刻转为冷漠,开始打量起男服务员。  q9 o$ v! u! J

& {* s$ o  i4 N3 {9 A3 ?「我们这里除了咖啡以外,还有三文治和吐司,请看这里。」见对方沉默不语,伯斐拿起桌上夹着的餐牌翻开,并开始介绍起来。4 |1 _* A$ T4 r/ ~5 j$ N
4 b6 v& v' x- ?& N( [! y
「给我一杯美式咖啡,然后一个烟肉三文治。」守良看着伯斐阳光般的笑容,手指点在餐牌上烟肉三文治的图案。& A. _7 F2 Z% ?6 Z, F
% B2 U' m4 g) k- q. \/ V
等伯斐离开后,守良便看回自己的目标,聂可婷。守良是可婷的同校,同年级,可是不同班的同学,在学校里经常碰面,但却没有过多交流。5 ~/ O6 Y9 S9 m$ b

0 V% r9 ?2 k  X+ H5 H  m  x/ B( b4 g: I守良在小学和中学都是就读男校,直到中六才来到可婷所在的学校。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因为第一次与女生同校的关系而喜欢上她,毕竟中学去的补习班都会跟女生一同上课。
0 h% ]0 {3 m% R1 o* m# j# n0 e0 s2 m+ Y: A' G+ P
可婷不是什么校花,充其量算是个优等生吧...好吧,人家可是成绩保持在前十的优秀学生,而自己只是勉强及格的普通学生。
8 F9 k) Q! [6 o  P$ j# S! X" Q3 i$ a7 B" |" n
「先生,这是你的美式。」伯斐递上热腾腾的美式。+ I( ^+ \6 o" f" P" p) N

3 I! i: v) h+ _2 l% ~- q守良再一次看到伯斐那张阳光般温暖的笑容,不知为何心里有点躁动,这个男的或许会成为自己的情敌。帅哥都是渣男,三心两意,一脚可以踏十多艘船的存在,守良不禁吐槽起来,心里想着可婷这么优秀的知识份子,她绝对不会那么肤浅的。5 N: G2 [6 v# `: t

4 [, H8 H; ^% P+ p, }) F7 T「好苦!」守良吐舌道。无论喝多少次,美式的苦都让人无法忍受。守良看了看四周,尤其是可婷的动向,她正在柜台跟老板娘下单,这是好时机!守良立刻拿起杯子旁的白糖包,撕开后就立刻往咖啡里倒,接着第二包。- C5 p* c- {$ O+ J7 U8 T$ o

: ?/ n0 r( L" ?/ J4 e「有时真觉得咖啡店好吝啬,应该放多几包糖在杯子旁的。」守良心里不停地吐槽,仿佛这样能减弱残留在口中的苦涩味。
2 o: m: s; S/ {( v7 l% K' h6 |- k: N/ e4 v* A+ y9 B; c
「守良同学,你还需要白糖吗?」可婷将烟肉三文治放到桌上,脸上的笑容是多么可爱呀!声音也很好听!3 j( [/ I5 H  j7 k* ]0 p- ~
" M# o) o$ R# ~* x7 j1 P( E5 g8 h
守良整个人变得冷酷起来,将拆开的白糖包装纸放在咖啡碟上,淡淡道:「不了,两包刚刚好。」才怪呢...
* c, N- _9 w9 h: W
6 T  [* Y- U9 c/ R: i「好的,请慢用。」可婷脸上带着笑意转身离开。对可婷来说,守良同学很「特别」,平常在学校看他一本正经,来这里喝咖啡时却有点可爱?一个人在咖啡店里喝美式,吃吐司或三文治,在那里自言自语,偶尔还会傻笑,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发呆。! \& O  [4 u9 ^) a8 I, h

0 j1 x, o: C: ^& v" O) e守良开心地享用可婷放下的三文治,再搭配一口美式,「果然还是很苦...」不过他的嘴角却微微上扬。
2 K# j4 s+ a: `1 k: i  e& {; r3 a- L7 v7 Z: R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咖啡店里的音乐已经播了好几首周杰伦的歌,此时正播放着《等你下课》。守良虽然很想要等她下班,但那未免会让人起疑心。等这首歌播完之后,守良便结账离开了。他离开时店里播的还是周杰伦的歌,老板娘似乎很喜欢周杰伦?
6 h* `% }/ S! E% N; |6 _- B9 N7 v4 p& @7 l  r
在咖啡工作台内泡着咖啡的老板娘愉悦地哼着旋律,她也不懂现在店里播着的歌什么歌名,纯粹是周杰伦的歌够多,一整天下来都不用瞎操心该放什么歌好。
* H! J; {, E; h' t# w9 ^( c( C# A  [3 o  b7 ^+ Y6 K3 B4 I
「明天就放林俊杰的歌吧!」
发表于 2020-5-24 00: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之幻想者 发表于 2020-5-22 23:09" e: k* ^. F9 P) `5 {; N
第四章 爱慕者4 g0 `2 ?0 x3 |( c+ f+ @

4 y! T6 R9 ^% y' r/ L" g% Y伯斐到达菲语咖啡店已经是9点零五分,满身是汗,他是小跑过来的。菲语咖啡店前已经停着那 ...
5 g; @; P0 V, V% i
“而阅读……”(建议:而正在阅读的客人手中散发着淡淡的书香)1 y& `7 m! ?1 U2 h/ H/ W
“守良穿……”(建议:守良身穿一件印有巨大白色骷髅头的全黑T-shirt以及黑色的宽松七分裤)+ z+ |+ }8 u. a3 ^
# x$ E8 ~4 q7 J4 Y3 t
好巧煤炭精也在看着小风的文XDD先谢谢小风去看了,但是煤炭精就不回复了,因为看到有别人的用户名挂在煤炭精的作品下很开心~( x9 `& T8 }9 u, [/ B5 M  h' k; k. X1 \

3 i8 D* Q; E& F  m8 o看到这篇,煤炭精曾经去过一家点心楼,播全是五月天的歌,煤炭精开心地摇着脚吃呢!可是播了几首就突然换歌了,好伤心~4 d& i* `9 A# o; f$ [3 i
. H' W. X# i* j1 w% R
且看良和婷接下来的发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進來坐坐吧

本版积分规则

赞一赞,身体赞赞哒~ 记得来这里支持和关注我们唷~

Archiver|小黑屋|用戶指南|墨水·咖啡·殿  

GMT+8, 2020-10-30 17:32 , Processed in 0.06549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